旭日焚身——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 愛情小說 > 席絹 > 旭日焚身 >
更多

河南22选5达芬奇密码:第三章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www.fwiwg.com 韓璇從沒料到會是在這種情況下見到元旭日。

事實上他沒把元旭日的“三日”之約放在心上,反正元旭日總會按捺不住的前來找他,他以逸待勞又何妨。何況他這么忙。除非元旭日放棄了要見他的念頭,那他才會勞駕自己從密密麻麻的行程里撥冗求見。

這一天,是這樣的——正在會議室透過電腦連線與日本的“王樣企業”協談合作細節,兩方人馬陣容皆是堅強,各有精算師、律師,以及相關部門人員。正談論得方興未艾時,會議室大門突然被大力推開,門板沉重的撞擊到墻壁發出巨響后,再彈回來者身上。眾人驚魂未定的一致看向大門——而大門則在闖入者不耐煩的一扯之下,魂歸離恨天。這時大伙才知道,原來花梨木所制的門板竟是不堪一擊到這種地步。

“你……你是誰?想做什么?”會議室內最碩壯的業務副理大聲地問著,極力要表現出大無畏的氣魄,但略微口吃的聲音弱了不少氣勢。

站在大門口的男子雖高大,但還不至于高得像籃球選手。身著名貴衣裝,卻是不修飾的展現出凌亂——西裝末扣上,領帶松垮垮的,襯衫扣子也打開了兩顆,兩只手臂上的衣袖撩到肘攣處;再往下看,他一手拎著工具箱,一手抓著一把螺絲起子,怎么看都覺得威嚇的力道十足,即使他不致高大到離譜的地步,而且他只有一個人。

一個像海盜的男子。

韓璇迅速的對螢幕另一方的日本人員致歉,并終止連線,才要轉身面對這個不速之客——八九不離十的必是那個喚作元旭日的人無疑。那人竟已閃身到眼前來,無視周遭略感擁擠的人墻,輕而易舉的過來這方,對他造成視覺上的壓迫感。

韓璇小退了一步,讓兩具身體間保持三十公分的距離。實在也沒能拉開更大了,畢竟他身后已抵到辦公椅,能爭取的空間就只有這么多。但他幸而尚能以持穩的平靜態度面對元旭日。面無表情地,他開口:“這種情況下,我想不方便對你說‘幸會’之類的客套話吧?元先生?!?/p>

“你繼續忙,我是來修理燈管的工人?!痹袢仗Я頌稚系墓ぞ呦?,好灼的雙眸牢牢盯著韓璇的面孔,片刻不愿稍離,連眨眼也覺浪費似的。

“了不起。為了來修理電燈,然后順便毀了我的門,那么我不免要憂慮起下回請人來修理門板,不知將會是哪個倒媚無辜的擺設要遭殃了?!?/p>

“事實上——”

“主席,需不需要報警……哦——”勇于發言的那尾衰男成了第一名陣亡的烈士。

就見元旭日銳眼一膘,精準的找到妨礙他與韓璇對談的家伙后,立即探手撈住那人衣領,往門外拽去,用最快的方式“打發”掉嗡嗡叫的蒼蠅。只問結果,不求過程。成果很是滿意。

在元旭日又向他走來的同時,韓璇開口道:“你們先出去?;嵋槿∠??!?/p>

“但是主席,他這人——”

“無妨的,出去吧?!焙富踴郵?,很快的判斷出這是最好的處理方法。元旭日目中無人到狂妄的地步,他有多少員工來讓他摔呀?

果真是個令人頭痛又難纏的人物,他太輕忽這種人破壞的能力了。要改進!

員工們魚貫的走出去,而元旭日則視若無睹的只看他,那眼底的寒意足以讓一般人盜汗腿軟無所適從,但韓璇不是一般人。他挺直依舊,任由元旭日以眼光吞噬他。

“我想知道,你把水電工人怎么了?”想也知道這工具箱的原主不是此時拎著它的人所有,而他猜元旭日這人是可以不擇手段的。

元旭日聳聳肩。

“我給他一千元,叫他一小時后來拿回他的箱子,而我會代他做完今日必須在這邊完成的工作?!?/p>

“那人同意?”

“我忘了問?!彼俁人始?,不以為這有什么好談的,開始問他想知道的:“你為什么沒有找我?”

“我忙,抱歉?!?/p>

“借口。

“那你又何必問?”韓璇一手拿過文件,一手向上指著從昨日就宣告故障的燈管道:“麻煩你了,現在正扮演水電工人的元老板?!?/p>

“我還沒問完?!痹袢彰釁鷓?,不悅的心態表露無遺,正是要韓璇警惕在心。

“問哪,沒阻止你。我想燈管不亮應不是燈管本身的問題,而是里頭的電線燒壞了所致?!彼松硨蟮囊巫幽?,一心兩用。

元旭日面孔變了好幾個顏色,不知是稀奇于有人竟可無懼于他或是因為韓漩是他“要”的人,所以他不但沒發作,反而還真的動手修理起電線來。要是其他對他稍有認知的人看到了,怕不把下巴垂到海底喂魚去了。

“我要你?!痹袢杖較灤蘚霉芟?,會議室恢復足夠的明亮光源。

“多謝盛情抬愛。接下來四樓、八樓也有水電方面的問題,煩請勞駕?!?/p>

“打發我?”元旭日一把抽開他手中的文件撤了個滿天飛,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身手欲板起韓璇的下巴來強迫兩人有正眼相對的機會。

但那困難度顯然高了些許。韓璇挪開面孔的同時,掃出一腿攻向元旭日下盤,迫他不得不在自保的情況下退開一大步。

被撒向半空中的文件如天女散花般慢慢飄到地面,靜止的兩人亦不再有其它動作,只是對望著。韓璇平淡的表情添上一抹微惱,而元旭日卻還像是得逞了什么似的笑了。他幾乎像在自語道:“是了,我差點忘了你有不錯的身手?!?/p>

“這是元老板急欲一會在下的原因嗎?真是……有趣?!筆郎瞎嬗形蘗娜酥值拇嬖?,今日總算開了眼界。但韓璇不以為自己有時間長期來與這閑人耗。

“叫我元旭日?!?/p>

“又如何?”

“如果我們成了親密愛侶,你卻仍叫我元老板,未免奇怪了些不是?”元旭日理所當然的說著。

韓璇眸光一冷。

“我對同性戀沒興趣?!?/p>

“你會有的,因為對象是我?!辟康匾歡?,訪如撲獵的猛獸,沒讓韓璇有機會逃開,這次牢牢的將他鎖在辦公桌與他的身體之間。

不算懸殊的身高差距,使得兩人對望得毫不曹力。

韓璇冷冷地問:“這就是貴公司欲與‘殷華’合作的目的?為了一逞私欲?”

“沒錯。若不是要你,我才不在乎‘殷華’的主事者天天被追殺或被分尸成幾塊肉屑。你們面臨的?;?,挑戰性是十足,但引不起我的興趣?!?/p>

“你打算怎么合作呢?天天調戲我、干擾我。

讓我更容易因分心而被狙殺?”

元旭日俯下臉想偷香,但骼骨著然傳來的劇疼教他本能的一縮,打消了原意。

“你的反射神經非要這么發達嗎?”他喃喃抱怨。但幾分鐘的相處令他明白到韓璇——也就是他心儀的人,不是過往那些輕易可令他折服的頑強人種。他不怕元旭日,而元旭日就窩囊在他不想讓韓璇怕——不過他也不得不懷疑韓璇是否知道什么叫恐懼。

反倒是太注意太重視韓璇,致使他整個人變得不對勁,簡直像顆軟柿子似的。想到此,不免自傷起來。

見韓璇像當他不在場似的,彎下身搶著那些文件,一把不悅的火又升揚而起。他出手阻止韓璇的動作,并作勢要撕了那些讓韓璇專往的物件“你最好三思,別企圖挑戰我的底線?!焙料鋁?,十足認真的說著。

元旭日挑錯了吸引韓璇注意的方法;而韓璇又何嘗不是用錯了阻止元旭日破壞的口氣。于是,凌亂的文件當下撕成碎片,而韓璇的臉色則沉若南極冰山。

梁子,就此結下。

即使元旭日的本意是想拐帶一名愛人同志,而不是為了樹敵,但似乎注定了會走向這反目的局面。

情路仍迢迢,生手還有得努力。加油啦!——

有多少年不曾真正動怒了?練完了每天的武術課程,韓璇一身汗濕的功夫裝,邊擦著汗,邊聽著財經新聞,不經意自問著這個問題。

習武之人首先要修的便是心性,磨去躁性,把持自我,才能在辛苦的習武過程中捱了過來。久而久之,他都忘了怒火滿身是什么感覺了。

元旭日真行,不到幾分鐘便撩得他失控。

這種自我任性得不管事情輕重的人,招惹了來,是否不但沒助益反而徒添更多困擾呢?這么想似乎是太瞧輕了他,畢竟元旭日的成就是有自共睹的。若他唯一的本事只是任性無理,哪來今日“旭日”的成就?所以持平來說,那人的本事應不小但壞事的能力也等量的高超。

他起了一個預感——元旭日是打發不掉的人。

那么,這個打發不掉的人,當真是為了找愛人同志而來,還是別有所圖?原先盤算著要讓水戀或曼曼去擒來元旭日當裙下拜臣。一個再強悍的男人若是陷入溫柔鄉,就再好控制也沒有了,更不必防其有異心,反過來危害了自家人??蠢?,是行不通了。

那元旭日竟是個同志,莫怪再美麗的女子上門也不曾動心。原來鐘意著美男子……

扼腕的是這一代的“護令使者”中沒有長得宛若宋玉、潘安的人在其中……當然,韓璇不會把自己算在其中,他沒空與無聊旁人攪和。

突地,一股異感今他倏地轉身面對敞開的窗口,而那里,已坐定一名穿夜行裝的男子,正牢牢看著他。仍是一副癡戀的面孔。

元旭日!

保全系統形同虛設。不知那是代表元旭日身手不凡,或是那被保證舉世獨一天二的絕佳保全系統突然失靈?

“嗨,晚安?!痹袢掌ζΦ男ψ?,活似突然出現在別人家中是再普通不過的事。

“晚安。我沒聽到敲門聲,怨在下無從恭迎?!?/p>

“恕你無罪。自己人不必客氣?!?/p>

“多謝。能否讓我看看邀請函?原諒我不記得曾經發函邀元老板過府一敘?!?/p>

“哎喲,自己人不必多禮啦,小璇。你穿功夫裝真是再俊俏也沒有了,使得我手癢得想與你較勁一番——”話未完,他已撲身過來。

兩條黑色的迅影霎時交手數十招,沒人放水,皆有意直探對方身手的高深程度,同時也不被探到底線。

二十分鐘后,交錯的身影在一擊后退開在兩端,對視的目光既戒備又藏著欣賞。若不曾下過苦功、嘗盡尋常人不能忍受的苦頭,不會有今日的身手。彼此身手皆不凡,絕不是上天突然賜與的好運。上天會給某些人好身世、好運道,卻無法給人不費吹灰之力就得來的好身手。

他們有今天的身手,皆因為他們吃盡了所有苦頭。都吃過苦,也熬了過來,才會有惺惺相惜之感受……

但那還不足以讓韓璇因而結交元旭日這個朋友,甚而放心與之合作。他太——危險,也似乎無責任心,太任性了些。這些都是一眼就可看出的特質,并且是不定時的炸彈。他是沉穩的人,對別人的要求也是如此。

不穩定、不安全、難以控制。

舍之又何妨?

在沒找對方式可以成功制住一顆不定時炸彈之前,韓璇不會給任何合作的機會,更沒空把時間浪費在一個愛玩的人身上。

元旭日先開口打破調息間的沉默:“你看起來像是很希望把我轟出去?!?/p>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很有尊嚴的自個兒走出去?!痹趺此妥噠庾鶘飛?,似乎是頗為艱辛的工作。

“別這樣嘛,小璇。我是幫定你了。別想我會再次眼睜睜看你被狙擊?!彼焓擲坦郎系目筧?,一口喝光了屬于韓璇的水,還意猶未盡的伸出舌頭輕舔瓶口,驚猛的目光凝視著韓璇,訪若他舌端輕嘗的正是韓璇薄抿的唇瓣,那邪惡的意態……

足以教人把心口抖顫了出來。

韓璇不動聲色的道:“你提到‘再次’,是什么意思?”他確定自己不曾在任何場會見過元旭日。

“三月五日,北楊路上,你躲過了一次狙擊?!畢裨諤柑炱頻?、元旭日笑道;“你的身手引起我的興趣,而你們一伙人似乎很認命的接受這種天天都可能喪命的情況?!蠡閃⒘暌岳?,主事者遇刺的情況層出不窮,但自你主事的五年來,刺殺事件才算真正到達一個高峰。我查得到的紀錄是你躲過三十次,其他阿貓阿狗躲過五、六次,喔,當然還有一個小妹妹最近才躲過一場汽車爆炸劫難?!?/p>

韓璇微垂下眼瞼,以掩飾自己眼底閃過的詫異。

如果元旭日是在趁機展示他難以忽視的能力,那么他成功了。連一些不曾被警方記錄下的事件他都如數家珍,這人確實是不容小覷的。當然,要打發也很難。

“原本你們天天活在被暗殺的刺激中是與找無關沒錯啦,但因為我要你,所以決定把你們的安危攬在身上。最好的方法就是一舉消滅那些你們查不出來的敵人,然后你才會高枕無憂的投入我的懷抱啦?!貝┑靡簧砉值裂腦袢?,口吻早已不是白天在!‘殷華”大鬧那般的狂悍獨尊,反而痞痞的像是凡事有商有量。

不過基本上仍不脫任性自我的本質就是。

韓璇談道:“我想你大概不會問我是否同意成為一名同性戀者吧?”

“我管你是不是。誰教你是男的,我又不想你去變性,那就當同性戀伴侶又如何。反過來說,你是女的,我仍是要你。管你是男是女,我就是要定你韓璇了?!?/p>

韓璇幾乎要錯以為自己成了一件任性小男孩急欲占有的心愛玩具。

“我是你要求的酬勞嗎?”

“別物化你自己。當然,要這么說也成?!?/p>

“若我拒絕與‘旭日保全’合作呢?”

“很抱歉,你沒有拒絕的權利。除非你想被第二組人馬追殺?!彼艽蠓降奶峁┭≡?。二選一,很簡單的。

這是個嚴重的威脅,韓提沉下面孔,冷道:“那就來追殺吧?!?/p>

疾掠向元旭日門面,趁他閃避道其出窗外,掃出一腿讓他無處可憑借,筆直落到一樓的草坪。

戰帖正式撂下。

即使元旭日的本意只是單純的想追求一名愛人同志,但兩次都失敗了。更慘的是,竟弄到反目成仇的地步。怎么會這樣呢?

當然,以元旭日的本事,他是可以再爬上三樓也可以一拳擊碎那扇已鎖上的窗戶,更可以使出更多力道屈服韓璇——二次交手,他不自禁的保留了些許實力;不知道為什么,就是下不了重手。因為知道自己可以造成多大的破壞力,所以無法痛下殺手,畢竟他的本意是要韓璇當他的愛人,而不是成為他手下的死人呀。

結果,落到了他被掃地出門的下場。這還不打緊,更嚴重的是韓璇把他當仇人看了。

為什么韓璇不像其他人那么好威脅呢?

不過,若是韓璇那么容易屈服在淫威下,元旭日就沒有中意他的理由了。真是慧眼識英雄呀。

元旭日搔了搔后腦勺,一肚子委屈。兩次見面都是這種結果,簡直出乎他意料之外。

但不免也有些自得。

畢竟他真的惹火了韓璇,還是兩次咧。對一個擅長喜怒不形于色的自律之人而言,有此行為,怕是深感懊惱不已吧?

嘿嘿嘿……

嘴角下垂,眼睛卻瞇得像新月般快活,懊惱與自得在心口煎熬,表情只有怪異兩字足以形容之。

今晚的會面依然以失敗作結,但因為夜闖民宅,總不好連聲招呼也沒有吧?于是他掏出自來水筆在墻上大書特書完后,飛躍上圍墻,順便觸動警報器。霎時,尖銳的聲響足以傳到方圓百里之外,雞飛狗跳的夜幕就此拉起。

元旭日則拍拍屁股走人也——

范宇文很小心、非常小心地看著跟隨在他左右、作司機打扮的男子,直到呼吸困難、胸口疼痛,才發現自己屏息過久,差點休克昏倒。大口大口吸納著空氣,他探問著正替他打開車門的人:“請問,這是什么我不知道的游戲嗎?”

司機——也就是元旭日,微抬起低垂的頭,瞟他一眼——

“我哪來美國時間陪你玩?”

“那為什么……”天哪!他居然魯鈍到司機被替換了兩天才發現每天接他去治公、泡妞兼玩樂的人不是他原來的司機老黃,而是頂頭上司!難道是他安逸太久了嗎?若今天替換老黃的是欲置他于死地的殺手,那他不早見閻王去了?連要報仇也沒個明確的對象。當然,元旭日偽裝的本事一流,他被唬弄也正常,但這不是原諒自己疏忽的好理由。他真的是太平日子過久了!

“不上車嗎?那我自己走了?!痹袢斬チ碩ッ毖?,轉身要回駕駛座放范宇文鴿子。這里是郊外的高爾夫球場,沒有公車,也少有人煙,是個放人鴿子的好地方。

范宇文在車子急駛而去的前一秒滑入駕駛座旁的位置,嘆了好幾口氣道:“我想你是不準備告訴我當司機的用意了?”

“明察暗訪你的考績不行嗎?”

“少來!”

元旭日笑了笑。

“你的花名冊至少填滿了十本以上對吧?”

“別告訴我你對我的泡妞技巧深感興趣?!狽蹲治耐蝗瘓醯猛誹燮鵠?。元旭日沒什么事干不出來的,即使有些事情無聊透頂,他也不會嫌棄,“你要知道,我沒釣過同性戀,所以基本上方式是不適用的?!?/p>

五日前,這位元大少直奔“殷華”頂樓招惹韓璇,聽說不歡而散;然后復又夜奔韓璇的住處交手了一場,然后被掃地出門,還在人家墻壁上寫下:旭日當中、澤被大地;唯要韓璇、永不放棄。之后,還把人家的警報器弄得尖聲嘎響,這還不夠惡劣,一路亂觸各宅各戶的防盜鈴,結果當夜那個名為“寧靜居”的高級住宅區常下成了全世界最兵荒馬亂的地段。保全公司來了,警車來了,消防車來了,新聞記者來了,連攤販都來了,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這邊發生了什么大屠殺事件!但事實上,所有被干擾的居民的確不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即使這消息上了隔日的頭條,仍是一樁懸案。

知情的只有韓璇,而這韓先生隔日便率幕僚飛往日本洽公,沒讓元旭日再有機會干擾到他。也之所以,無處可去的元旭日除了對相片發呆外,便找員工當樂子度日啦。

“韓璇的弱點是什么?”元旭日開口問著。要說他是在問別人,倒不如說是自問的成分居多。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厭惡或忌憚某些事情,而元旭日生平最擅長的便是精準的找出他人弱點。這也是他的朋友、下屬、合伙人不敢輕捋他虎須的原因。因為他深知每個人的弱點,而且狠起來絕對不留情面。當然,他更歡迎別人用相同的方式對付他,好讓他體會一下恐懼的滋味。

少年時他曾經恐懼過蛇,因為被咬過,知道那痛不欲生的感受。但人都該向自己的弱點挑戰的,于是他在熟知一切解毒與蛇類知識后,將自己丟入毒蛇滿布的叢林生活一年,然后成了一名蛇肉愛好者。元旭日全身流滿了好玩命的血液,致使他不斷向自己的弱點挑戰。所以當他知道別人的弱點時,也會半強迫周遭的人去克服,才會間來沒事時來上一兩手,然后他元旭日就成了別人的弱點,沒人敢輕易招惹他,能閃多遠就多遠。

習慣了別人怕他、被他輕易威嚇住后,突然出現個不甩他的異類、怎不教他百思不解?是個阿貓阿狗也就算了,偏偏還是他一眼就傾心的韓璇,這就傷腦筋了!

韓璇似乎是那種百死不屈的人哪。也不想想自己的危險已經多到夠下輩子用了,竟然向他宣戰!

明知道他元旭日也是挺難纏的人,不好生安撫,反倒樹敵得沒一絲愧疚。也不想想他身后那些巴望他?;さ睦先醺救嬗卸嗝床豢耙換鰲?/p>

“老大,有沒有想過你為什么非要韓璇不可?”截至目前為止,他們這一票人仍不大清楚元旭日對韓璇抱著怎樣的心態,更不曾見過他這么對別人強求過。依元旭日的懶性來說,簡直可說稀奇了。

元旭日許久后才回道:“他很特別,特別到我對他總是下不了手?!?/p>

“韓璇看出來了嗎?”范宇文問。

“你去問他呀!我怎么會知道!”最教人氣悶的是韓璇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他當然是可以馬上追去啦,但思及韓璇的冷臉,忍不住就……按捺下來了。嗟!窩囊!

“老大,一旦你對別人下不了手,那個“別人”也就會成為你的弱點了,你自己是明白的吧?”

“廢話!不然我干嘛跑來當你的司機,而不跑去日本大鬧?”

“那么你想從我這邊得到什么?我真的沒有泡同志的經驗,無從傳授起?!狽隊釵奶?。

車子已駛回市區,隨著夕陽設入海平面,夜色也逐漸渲染上天空,以黑色掩蓋大地,一盞盞象征夜惑的霓虹燈漸次亮起。元旭日沒有駛回公司,反而驅車向PUB林立的鬧區而去。

“見識過了你泡女人的功力,接下來就讓我學學怎么泡男人吧?!背底油T諳锏濫?,不遠處一間甫亮起營業燈志的PUB是本市最富盛名的男同志酒吧。

范宇文瞠大眼!他就知道給元旭日盯上的人向來不會有好下場,但淪落到這地步,也太離譜了吧?

“旭日,你冷靜一點,待我們集思廣益之后,必然可以給你擬出一套完美的求偶計劃……”

“多謝了?!痹袢盞愕閫?,見范宇文松了口氣的表情,他撇撇唇角:“還杵著做什么?下車了?!?/p>

“老大……”范宇文呻吟出聲。

“在你們還沒想出來之前,先讓我看看怎么對同志愛人談情說愛吧,省得下次我又以失敗的方式搞砸了跟韓璇的會面,留下更差的印象?!?/p>

天??!他呀!救命??!

古有周處除三害,麻煩老天長眼快派一個救世主下來把元旭日這個禍害除了去吧!再任他這么荼毒下去,他們這一票努力創造臺灣經濟奇跡(啊——福氣啦?。?、用力制造就業機會的社會中堅育英人才,就要提早蒙主寵召,再也造福不了世人的幸福美滿。

哀怨的拖著腳步下車,素有狐貍之稱的范宇文無助的任由頂頭上司勾肩搭背的扶持入同性戀PUB,此刻非常能夠體會良家婦女被不肖親人推入火坑的感受……

天呀……他到底做錯了什么?竟讓他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認識了元旭日這一號人物!——

“元旭日?什么東西?”蒼老沙啞的聲音每吐出一個字都像利在沙紙上股的粗嘎尖銳,聽得人耳朵直生疼,難受不已。

“一個年輕人,最近在查我們的底細。昨日一舉滅了我們在臺北的聯系站‘滔海幫’?!敝心昴兇庸Ы骰卮?,不掩對元旭日的薄怒與輕視。

嘖!區區一個平凡人也敢探查他們底細……

另一個優雅甜美的女音介入道:“他是為了韓璇。真是好笑,堂堂‘殷族’的護令使者,竟被個同性戀纏上了。

老者冷道:“別讓平凡人干擾我們,去將那小子解決掉,別再讓我聽到有人可查到我們的底細,連蛛絲馬跡也不行?!?/p>

一男一女皆應道:“是!

“動作加快,我們沒有時間了。在‘狼王今’現世之前,一定要殺掉所有的護令使者。若不能辦到,死的就是我們了?!崩險卟兜陌糇潘萍涑屎諂乃?,知道期限一日近過一日,來自上頭迫切的指令也一道強過一道。

老者微帶恐懼的口吻,牽動著另兩人的驚心,一時間,陰暗的空間里沉窒無言,肅殺之氣涌現,一股血腥氣息由三人的天靈蓋里釋出,妖冶而陰寒,拉長在背后的影子仿佛不屬于人類所有,扭曲得像一頭蟄伏已久的猛獸……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