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焚身——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 愛情小說 > 席絹 > 旭日焚身 >
更多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239:第六章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www.fwiwg.com 少女管于悠蹲在地上細細觸撫著被火燒過的痕跡,逕自喃喃低語了起來:“好奇怪的痕跡啊……是嗎?那代表什么呢?

……??!真的?沒騙我?……這是好還是不好呢?

……”

她自個兒說得不亦樂乎,站在門邊抱胸觀看的元旭日則開始沒耐心的翻白眼“嗟!外表看來好好的小鬼竟是個小瘋子?!彼坊階龐氳馗粑騫咴兜暮骸拔?!璇桑,帶她去吃藥吧?!鋇棺拿嬋濁宄氏忠幻段誶嘧岷?。這是幾個小時前強索一記深吻的代價。但他看來卻一點反省也沒有,反倒還得意兮兮得緊。

肯定了自己對韓璇這個同性沒有排拒之意后,他也就很快樂的泅入同性之愛的世界里。接下來該探測更進一步了,不知道身體之間的親密會不會產生排斥?好期待。

韓璇不搭理元旭日,專注的看著于悠的檢查。在真正的敵人終于出現之后,他必須掌握更多有利的資訊來備戰與擬定迎戰方針。

很明顯的,他們將面對的不是人類,或者,是有異能的人類。乍看之下會感到似乎無計可施,畢竟他們皆只是身手還算敏捷的尋常人類而已。但對于此倒也沒有太多憂慮。近二十代以來,這個?;恢筆譴嬖詰?,而從沒有某一代的護令使者遭受身亡的下場,頂多是受傷而已。那表示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守護著身為凡人的他們。

不過比起之前每一任的使者而言,他們這一代遭到行刺的次數簡直是多得難以許動。

因為,時間近了。

因為,守護他們不受侵害的力量將要耗盡了。

因為,五百年的傳承,終點即將劃下了。

詳讀了所有記載下來的事件史,也推敲不出這五百年之所以堅守的來由。

第一代的先祖共同立下遺訓,囑其后代以護令為念,世代傳承,每代皆以長男長女供出,稱為“殷族”,待成親后始卸任,由下一代繼之,須傳此訓五百年,始可終之,再不以此為訓——

傾力以報殷人之深恩,抗天因求殷人之綿延這兩句話是韓家家訓第一條。身為韓家第二十代第一位子孫,當他識得字時,牢記下的便是這兩句話。

不必家人刻意教導,他就是記住了。

想必朱家、季家、管家亦有其祖訓,而且不同于韓家,但守護的遺命卻是一致的。相處多年以來,韓璇從未以此為話題與其他三人互通有無的交流一番。他的注意力著眼在如何道出敵人以及如何應敵。

這個“殷”字代表什么意思呢?而殷人有恩于四個家族,又是指什么呢?為什么先祖不肯記載?

歷代的子孫告遵守先祖傳下的遺令,似乎每一代的長孫也會不由自主的醒悟自己的使命,無須經由長輩交代吩咐,便知道自己將何去何從,該怎么做。

也難怪大姑媽會感到遺憾,因為她錯過了目睹的機會。若能與結局相遇,自然可以推敲出使命的來由。所以每一代的子孫都期待能解出這個謎。

進入“殷族”已十五年,他比之前任何一代的使者都更加勢在必得,也更下工夫。在面對了這么多的險阻之后,揭開答案是他該得的,而時機也正好對了。

“喂!小鬼,你到底在摸什么?”要不是看在韓璇十分疼愛這個丫頭的面子上,他必定一掌揮得這小女生跌個倒栽蔥。瞧瞧!這小瘋子居然模上了他的雙掌,活像他是死人似的,連開口問一下可不可以借著也沒有。

“璇!快來?!憊苡謨菩老駁幕階藕?。

韓璇終于第一次走近元旭日于一公尺之內,這使得元旭日按捺下脾氣,沒有發作,轉眼間笑兮兮的等愛人自投羅網,讓他隨時可以一網成擒。

不理會元旭日變化多端的臉色。這人今天穿著一身回式和服,腳上汲著一雙木屐拖鞋咋啦咋啦的晃來晃去,臉上擺著好色日本叔叔的怪模怪樣,簡直像混幫派的小日本癟三。

“發現什么了嗎?”韓璇與于悠一同看著元旭日平攤的手掌。

“他果然是‘日’!”

“喂喂,小八格加耶魯,別叫得那么親密,老子的雞皮疙瘩都跳起來了?!彼祭湫?。

管于悠低笑了下,悄退一步靠向韓璇身側求平安。

“我不是在叫你的名字,而是你的封號”她看向韓璇?!八恰鍘?,終結的‘鑰匙’之一?!?/p>

韓璇微微一震。

傳說中,有三把關鍵性的“鑰匙”必會在終結的那一代現世。那三把鑰匙分別名為“日”、“月”、“星’。他們一直以為那必定是代表某件物品,因為族志里畫出的正是三個印記。

沒人料想得到“它”竟會是一個人類!

他抓住元旭日的手掌觀看,卻看不到身為“日”該有的印記。

“于悠?”他沉聲詢問。

“他目前尚不能發揮‘日’的功用,所以印記仍浮現不出來?!憊苡謨評鸚厙暗乃ё棺臃旁讜袢盞氖終菩?,在日光的輔助下,穿透紫白太極圖案后,投射在掌心上的是一只火焰的圖騰,更仔細看,圖騰的中心點正是象形文字所表示的“日”

字。

“你早有預感是嗎?”韓璇一時沒堅守不輕易與外人肢體碰觸的原則,牢牢抓住元旭日的手而不自知,一心只想問出心中的疑惑。

“不,我并不知道是他。以前‘它’只告訴我說元先生是我們的一大助力,與他合作,有百利無一害。得到他,相對的也要失去某種東西?!庇謨坪齠指械接鍬??!翱上У氖撬牧α課薹ǚ⒒?。現在頂多能自保,卻發揮不了戰力……”

“怎么啟發他的功能?”昨天他看得很清楚,滿屋了怪異的火焰能傷凡人,也能傷妖異,就是傷不了元旭日分毫。這中間是否有什么務必解開的謎底呢?如果元旭日成了一柄制敵的利器,那他就得迅速找出發揮利器的關鍵點,畢竟敵人不會等對手做好萬全的準備才攻來。

“我……還不知道,‘它’不肯告訴我。

于悠頗是懊惱,嗔了水晶墜子一眼,不理它了。

韓璇正想再追問,但身子驀然一輕,發現自己被扛了起來,反應敏捷的他立即踢開他手,扭腰翻過他肩頭,脫離被挾制的劣勢,并在腳尖及地后趁力使一記過肩摔。不期盼甩元旭日出十萬八千里,只要離他遠一點就好。

可惜這仍是妄想。甩人不成的下場是被元旭日泰山壓頂,直撲著他一同跌入雙人沙發中。

“你在做什么?”韓璇沉聲咬牙問。

“自個兒找樂子。下面的空氣好嗎?”元旭日對著肉墊涼涼地問著。

“托您的福,還不錯?!?/p>

“當我的肉墊有沒有很榮幸呀?”他玩得正樂。

韓璇手時往后頂向他脆弱的胃?!昂莧儺??!?/p>

元旭日當然立即放手了,再怎么舍不得摟抱愛人的美好滋味,也得留下一條小命,才有再次享受的機會不是?

“你太瘦了,吃肥一點吧。也不必太勤于練功,瞧你肌肉硬得像什么似的?!彼匚蹲鷗詹潘拼ヅ齙降母芯?,順便發表評論。唉,他可能還不能適應平胸的男性身體吧?現在想了想,不免要承認女性的乳房雖然不是性交的一部分,但少了那兩團肉,還真是減了大部分樂趣。

但他會適應的。

得到韓璇這整個人,抵得過他平胸。他是男性、他甚至也有男性器官……不!不可以覺得想吐,不可以在腦海中剝光韓璇的衣服之后非但沒有涌上欲望,反而胃酸直冒。這是不對的!他應該要很興奮才對。畢竟每次碰觸到韓璇他都很興奮呀!

所以以后他們上床也一定不會很惡心。

他一定要這么相信!

韓璇原本想冷諷元旭日一頓.的,但在元旭日灼熱得嚇人的目光凝視下,他竟……不由自主的躲開了眼,也忘了原本積在胸口的火氣。

這個怪人,簡直讓人哭笑不得。

“還談嗎?璇”像是深知了什么秘密,管于悠笑得好關懷,整個人偎入韓璇懷中,抬頭嬌聲問著。

韓璇很快收攝回所有思緒,摟著她往外走。

“當然,我想明白……”

眼前現下,理清謎團比較重要。

至于元旭日,先晾著吧——

當然,元旭日不是能被晾在一邊納涼的人物。

知道若要找韓璇弄清楚、說明白恐怕要斗智又動手,最后還落了個事倍功半的下場。所以元旭日的第一目標當然是圍堵管于悠,非要從這邊弄清楚不可。

無論如何,管于悠是最好的提供答案者,畢竟他可以不在乎的對這小丫頭嚴刑拷打,卻舍不得對韓璇下重手。他無力消滅自己這個致命弱點。

唉!窩囊。他承認。

不過幸好韓璇還不知道,老天垂幸。

否則還不知道那家伙會怎么利用他哩。面對善權謀的人物,就是不要給他大多籌碼支使,更不要赤膽忠心的輸誠,否則就是自找死路。

“同學,你是聰明人是吧?”

在學校的圖書館,化妝成實習老師的元旭日居高臨下的對管于悠打招呼。

管于悠一時感到迷惑的抬頭看向不該出現在這里的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人怎么混進這所管制嚴格的學校的?

“請問你現在是什么身分?”她瞠目低問。

“實習老師?!繃杪業姆?,方框書呆眼鏡,配著白襯衫、藍牛仔褲的氣質,將一見菜鳥老師的扮相維妙維肖的表現出來。就算認識他的人,不仔細看也絕對認不出來。

“校門管理員一點也沒懷疑?”于悠不相信地問。那個管校門的老伯伯可是號稱過自不忘的神眼哩。全校三千多張面孔,他都叫得出名字,簡直神奇得不得了。使得一般閑雜人等根本混不進校園內。

“你有長腦袋吧?”元旭日口氣溫溫的,語調卻是威脅十足。他人都進來了,還問什么廢話?

管于悠點點頭,小心地商量道:“我知道你似乎想從我這邊得到某些答案,但麻煩一下不要現在可以嗎?今天是段考的第一天,而且我一向對英數兩科較沒把握……”

面對著一張青春貌美的懇求臉孔,再剛強的人也要化成繞指柔了。但可惜得很,元旭日從來不是大男人英雄主義過剩的騎士人種,除了掛心的人之外,沒有其他人動搖得了他不達目的誓不干休的剛鐵意志,天仙美人也沒得例外。何況只是一名黃毛丫頭,他又沒戀童癖。

“我知道你成績不錯,考一次十分、二十分讓別人得意一下又會怎樣?”伸手抽走管于悠手上的英文課本,他扶起(事實上是拎起)小女生離開閱覽室,往目前最冷清的藏書室走去。

“你一輩子都這么任性自我,而不曾踢到鐵板嗎?”被拎著走的于悠問著。她從沒見過這么奇怪的人,可以說是狂妄到唯我獨尊的地步了。

“我的大鐵板是韓璇?!痹袢蘸艸鮮檔牡?。

“但你也是璇的克星,你可以惹他生氣?!蹦持殖潭壬俠此?,這該列為豐功偉業。

“為什么我一點也不覺得榮幸呢?”“喀”地一聲,門板合上,阻隔出密談的空間。

于悠愉悅淺笑——

“你們若沒有同歸于盡,就會是相襯的一對?!?/p>

“好啦!先說說你們的來歷吧。我知道你六歲搬入‘殷園’,也知道你的父母親人都健在,為什么不好好待在自己家,偏偏當起孤兒來了?”

“這是我們四個家庭的遺訓。很小很小我們就知道自己生來擔負著一個任務?!彼焓治兆⌒厙暗乃熬А?,以一貫柔雅的聲音說著,并不隱瞞。

“在我看來,韓璇雖然是你們之間的老大,但其實你才是他們的精神中心吧?”四人之中,管于悠年紀最小,并且手無縛雞之力。乍看之下會覺得她被其他三人無微不至的?;ぷ?,但事實上管于悠的地位似乎相當超然,連韓竄都傾聽她的建言。

“如果說我是完成使命的祭司,那他們三個就是幫助我完成的護法。沒有他們,我做不了任何是,而沒有我,則像神壇少了靈媒”

“你說你是乩童?”元旭日搓著下巴。

“起乩一下來看看如何?我還沒看過臺灣的神棍?!?/p>

這人真是沒半點口德!管于悠嘆氣道:“你已見識過我們的敵人了,他們不是人類,所以你應該可以理解,就算我們四人身上帶有什么聽起來似乎荒誕不經的使命,也絕不是自己的幻想過度?!?/p>

“你之所以愿意坦率的告訴我,是因為我是你們口中的‘日’。先說說那是什么玩意兒吧?!泵恍巳ぬ⊙就方采窕?a href='//www.fwiwg.com/aiqinggushi/' target='_blank'>故事,他現在只想知道“日”

是什么鬼東西,以及未來他將面對的。既然小黃毛是個乩童,那應該也會知道應敵的方法。

日后有空再來聽她講古,而此刻他只想知道這么多。

于悠合上水眸,將水晶輕觸上眉心,像在與什么東西溝通似的。

元旭日頂了頂沒度數的眼鏡,發揮了難得的耐心等小丫頭擺完譜。

不久后,她輕聲道:“如果說我算是祭司,璇他們是護法,那你所代表的意義就是做法時必須具備的這具法器——”

“道、具?”元旭日咬牙問著:“什么玩意兒?雞毛?令箭?還是黑狗血?”

于悠小心謹慎的退了一步。

“嗯,也可以說是絕對不能或缺的東西。

你知道的,孔明借箭,就怕欠東風?;褂?,也可以說是電影‘第五元素’里最重要的一角,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p>

元旭日翻了下白眼。

“別找其它字眼來修飾美化了?!拔沂恰讕摺?,那么,我這個道具扮演什么角色呢?為什么是我?”

“嗯……不是的,‘道具’只是最后才派得上用場的,而現在,你因為是‘日’,所以足以有能力去抗衡那股來自異世界的力量。我先說明一下,在我們遠祖的記載中,‘日’的力量亦是來自異世界,手持烈火劍,是‘殷族’的勇士之-……”

“殷族又是什么鬼東西?”為什么這個小鬼愈講,他愈是聽得迷糊?

于悠苦惱的看著墻上的掛鐘。天哪!考試的時間快到了,她可以失去分數,卻不能缺考啊。

“反正你只要知道你是‘日’就行了。那天深夜出現的烈火到本該屬于你的,但它卻也可以傷了你。你絕對要小心?!彼笸汲盟了際繃鎰?。

他擋在門口。

“最后一個問題。既然你說那是我的劍,我怎么拿回來?”

“打倒現在擁有那把劍的人,你就可以拿回來了。我也不大明白怎么做,但‘它’說那把劍上的火焰會聽你的話?!彼崆傻納涼?,小快步前往教室奔去。

元旭日也不為難人,逕自咀嚼著這一串聽來怪誕得難以置信的訊息。他是“日”,但“日”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來由?看來他得一步一步來拆解了,那小丫頭八成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不過……至于那把據說屬于他的“烈火?!?,他倒是很有興趣收為已有。劍屬于“日”,那他當“日”又何妨?

想了想,覺得收獲還不錯,不禁微笑了起來——

“長……老……”尖細的女聲虛弱的抬手,似在懇求垂憐與原諒。稀渺的光線下,隱約見得女子身上百分之七十的灼傷,毀去了原本姣美的外型與火艷明媚的紅發,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長者布滿皺紋的面孔上是恐怖的怒火,旋風般的閃至女子面前,冷道:“連一個凡人都對付不了,我留你何用?!?/p>

女子驚恐的看長老雙手聚集黑色火團,申辯道:“他……他不只是凡人……他……他是‘日’!”

老者身形一震!積聚在掌中的火焰像條火蛇奔竄焚向天花板,顯示著老人心緒波動的邃烈。直部許久以后,老者冷哼道:“是‘日’又如何?他畢竟是凡人肉射,只消被‘烈火?!討?,立即煙消云散,你居然連這一點也辦不到,居然還有臉求我救治!廢物!”隨著狠酷的聲調,手上那一團黑火筆直射向女子,女子連呼嚎的機會都沒有,在不到五秒的黑火圍剿中,人形消失了。待所有光芒退去后,蜷伏在地上的,竟是一只已氣絕的紅狼!

老者念著咒語,將紅狼收納入衣袖中,神色益加顯得陰沉,看向身邊垂手恭立的男子一眼——

“我們只剩六天的時間了。你明白吧?”

男子雙手克制不住的顫抖了下。

“屬下明白!”

“如果我們連投生為平凡人類的‘日’都解決不了,接下來死的就是我們了?!?/p>

“黑長老……

老者嘎著聲音道,“我們沒有時間了!”將“烈火?!逼街糜謖菩?,喃喃念著:“少主應是算出了‘日’投生在人間。莫怪!莫怪會要我攜‘烈火?!襖??!?/p>

“我們的任務不是要奪‘狼王令’嗎?少主有令,奪不到就毀了它,不得讓‘狼王令’有現世的機會?!?/p>

“錯了!比奪令更重要的是毀掉‘日’!趁‘日’尚未覺醒時,殺了他!一旦‘日’死絕后,相對的,那些護今使者便永遠無法開啟‘殷族’的蘇醒,少主對‘狼王令’勢在必得,但時機未到。在未得到令牌之前,任何阻礙到他的人都得先代為除去!別忘了,即使只是凡人,但他是‘日’!少主絕不容許他活下去!別忘了‘日’的烈火?;俚裊松僦韉那晷尬?!”

男子一頓,即刻道:“屬下明白!”

“如果你明白,就要知道若要保住自己的性命,不被少主治下辦事不力之罪。至少要先殺掉‘日’!十年來殺不了護今使者,已經讓我們無顏回去了,殺掉‘日’,也許還有活命的機會……”

像是同時想到主子的殘忍,也預見了自己的下場一般,兩人微微抖瑟著。

再六天……只有六天,是他們掙取活命的最后機會了——

元旭日再一次擅闖韓璇辦公室。當然,全然不理會別人是否正在忙,他穿得像送外賣的披薩小弟,手上也確實拎著一份海鮮披薩,在近中午前十分鐘,來到了“殷華”,站在韓璇面前。

“吃飯?!苯蟀旃郎系奈募?,打開令人垂涎三尺的披薩?!昂O世環?,可樂兩瓶,小雞腿六個,總共五百九十九元,折合香吻一枚。不必急著付款,吃完再收帳?!背ね裙蠢匆徽乓巫勇渥?,準備用餐。

“喂,先生,我正在做簡報,”被視若不存在的朱水戀伸手輕敲桌子,有禮的告知眼下的情況。

“是簡報就別嘮叨得像老太婆的裹腳布。給你一分鐘做結語,然后請走人。別打擾我們用餐的品質。謝謝!”

“喂!你——”朱水戀將手中的報表卷成圓筒,很想用力向狂人的頭顱快意一番。

韓璇開口阻止:“水戀,別理他?!輩皇僑倘迷袢盞奈蘩?,而是不做徒勞的事。既然趕不走打定主意賴下的人,就別浪費唇舌只落得氣結二字而無可奈何。

“就按照你的計畫去進行吧,我全權授予你下決定,任何需要公司支援的事項。隨時傳回公司?!?/p>

“多謝了?!敝燜等灘蛔⌒泵樽拍歉齟蛩閽詘旃乙安偷目袢?,真不曉得韓璇為何不轟他出去?論身手,相信璇一點也不輸他!

韓璇笑了笑,伸手摟著朱水戀轉身,將她帶向門口——

“去吃飯吧,找曼曼斗嘴順便消消火氣。相信我,那肯定比舌戰狂人更精采得多,也較有成就感?!?/p>

朱水戀有犀利的口才,卻沒有辦法在元旭日面前占上風,因為這人不僅動口又動手,還獨裁得令人抓狂,對美女也沒有憐香惜玉的心腸。更重要的是,當你身上沒有任何元旭日想探知的訊息時,他簡直視人于無形,可以把人直挺挺的踩過去,不但不認為自己踩傷了人,反倒還抱怨著此路難行。

目空一切的人是難以招惹的,除非鉗住了他心之所系,否則再厲害的人也得在他面前認敗。

韓璇向來不是強出頭的性子,他只抓攫最有利于己的態勢去穩住自己的陣腳。該硬碰時絕不手軟;該懷柔時也不會硬來。當然,對于元旭日,他還有諸多待適應的自我調整,但至少目前他知道,除了自己,元旭日從不“應付”任何人。

送走了來水戀,他關上門,對上元旭日的笑臉,公事公辦的問:“有什么最新的進展嗎?”

“沒有?!痹袢棧卮鸕煤芨紗?。等人來砍的肉餌有什么進展可言?不就洗好脖子納涼以待嘍。

“我能期待除了野餐之外,你有更精采的節目呈現來讓我開眼界嗎?”

拿起一塊香噴噴的披薩走向韓璇,元旭日含笑道。

為什么他總是對此樂而不疲?韓璇不免要感到疑惑。

強吻別人的人可以由此中得到多少樂趣韓璇并不明白,但被強吻的一方除了被冒犯的不悅外,便再也感受不到其它的了。為求脫身,兩人四只手較勁了起來——

元旭日的吸盤嘴功力高深,韓璇強勁的踢腿也不逞多讓。在兩人終于隔開,一段距離后,元旭日的得意沒有多久,飛向他門面順便替他敷臉美容的海鮮披薩砸去了他張狂的大笑。

在元旭日的咒聲連連下,笑的人輪到韓璇了。

以衣袖抹去唇上殘留的熱度興口水,韓璇半靠著桌子攤攤手——

“我認為你極需好好清洗一番。很抱歉我這邊并無辟置私人盥洗室,得讓你頂著一身香濃可口的美食一路走出去。情況并不怎么令人愉悅,但值得安慰的莫過于你至少可以邊走邊吃而不怕餓到肚子。待你回到家,不僅可以好好清洗,也剛好填飽了肚子?!?/p>

聰明人絕不會在逗弄完一頭怒獅后呆呆站在原地等它反撲一口。撈過西裝外套,韓璇想到自己中午與客戶有約,以著過分俐落迅速的步伐,很快的消失在狼藉的現場。

當然,元旭日一定會報復,但那反正是以后的事了,最重要的是此刻這么做之后,韓璇覺得——很爽快!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