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焚身——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 愛情小說 > 席絹 > 旭日焚身 >
更多

河南22选5奖金情况:第八章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www.fwiwg.com 時間往后推了四天。元旭日胸口拆線,并且可以坐起身,身體也在迅速復原中,博得“超人”的美名。醫生凸了眼的嘖嘖稱奇,差點沒要求元旭日到醫院做檢查,并獻一些血液以供醫學研究其是否有奇特的基因。當然,那只能是醫生的妄想。

今天,是個開誠布公的好時機。也不算是什么良辰吉時啦!只不過就是元旭日打定主意要在今天弄個一清二楚,然后每個人就得排排坐在客廳里,沒一個能缺席。

當然啦,原本上班的,全被‘請’了回來,要缺席還真有點難。目前公司處于大肆整修中的“旭日保全”頭頭們赫然在列,稱聲無處可去,硬是擠來天母這一邊??叢謁茄喝擻泄Φ姆萆?,元旭日也就不趕人,免得三個大男人合唱亞細亞的孤兒來茶毒他的耳朵。

“哪里來的笨狗?”

由于一直躺在床上,并大半時間都是在睡眠,元旭日又不想見韓璇以外的閑雜人,所以他并不知道這只金狼怎么會出現在他的住處。

“嗷!”被喚為笨狗的小金狼叫了聲。

“干嘛?想用你還沒長齊的牙齒咬我呀?笨狗!

“汪汪!”

“雖然冬天還沒到,但先做件金狗毛大衣也不錯?!?/p>

“嗚……汪汪汪!”

真神!這樣也可以溝通,并且吵得自得其樂,眾人幾乎要拍手叫好起來。

“好啦,不要吵架?!庇謨票Щ靨醬采稀俺臣堋鋇男〗鵠?,生怕它一身美美的皮毛就這么被剝去當大衣。

“你真聽得懂它的話?”林有安訝然問。

“可以?!庇謨頻閫?。

“少蓋了?!輩挪恍?。

“它剛才罵元旭日死性不改,還是那么嘴壞,很想一腳踩扁他?!?/p>

“真的假的?”范宇文好奇道:“他們上輩子認識嗎?”

“對?!痹袢丈媳滄郵且笥癰蓋咨肀叩惱澆?,常常愛喚它叫“小笨狗?!?/p>

元旭日揮手打斷他們的閑聊——“韓璇,你腦筋比較清楚,請挑重點說明。我受夠了漫無邊際的東拉西扯?!?/p>

韓璇抬眼看了下那一群圍在小金狼身邊觀賞稀有動物的人。顯而易見,依他們高昂的興致來推斷,大抵還要分心上一陣子。比起曼曼與水戀,他知道的又更多一點,不指定由他說明,還能指望誰?

收起看到一半的公文,他道:“我整理了一下,故事大約要從五百年前,明朝期間說起——”

元旭日插嘴道:“我大概知道殷人對你們有恩的事。那些不必要了,先告訴我,狼王令是什么東西?在哪里?”

才說要讓別人陳述哩,卻又迫不及待盡挑自己想知道的問,專制得令人皺眉。

韓璇微抿了唇角,念在他受傷的份上,暫且不予計較。

“狼王令,顧名思義就是狠界的王者之令,一如古代武林盟主的授印或令牌。而我們四人雖然名為護今使者,但令牌其實不在我們身上的。事實上應該說,那令牌在三個人手上——”

“也就是‘日’、‘月’、‘星’三個?”

“是。五百年前三人為杜絕有人趁狼王落難期間挾狼王令造亂,將王令分三等份拆解開,并下了咒語,使得它在完好的雙重?;は?,即使真有人得到它,也發揮不了功用?!?/p>

“功用?”元旭日猜測那令牌應不只是身分表做。

韓璇點頭。

“它除了可以號令狼界,也可以暢行于各界,上天庭、下冥府,人界、狼界……

只要是存在的空間異世界都可暢行無阻,不必困育于結界。當然,也許它還有其它作用,但因沒有詳細的記載,所以無從考查?!?/p>

“既然狼王令不在你們身上,你們又怎么會是護令使者?還莫名其妙傳承了五百年?用以欺敵吸引野心者注意力嗎?干嘛這么自找麻煩?”

“第一,四個家庭不能因開枝散葉而分散;第二,我們無意招人追殺,所謂的護令,便是代代相承,環守殷族的氣場來護住殷佑的靈體,讓它安全的度過這最脆弱的五百年,不受邪靈干擾。這是先祖對狼王的承諾。當然,也因為它修練即將圓滿,靈光外露已非我們四人所能覆蓋?;ぷ?,因此這些年追殺事件才會層出不窮?!?/p>

“我們掩飾得很好喔,那些壞人一直以為狼王令在我們手上,以為殺了我們就沒事了,也可以得到令牌,其實從來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庇謨菩ψ挪鉤?。

“其實我們也是最近這兩天才搞清楚前因后果。之前一直以為水晶墜子里藏的是令牌哩?!敝燜堤寡緣?。

“是呀,沒料到是一只幼狼,天曉得濟不濟事?!奔韭械角巴鞠嗟鋇摹拔蘗痢?。拜托!養了五百年,居然養出這么個小東西,好歹來匹雄壯威武的大狼壯聲勢嘛!

元旭日睨著小金狼。

“好啦,轉個話題,日、月、星,如果代表三個人,那另兩尾跑哪去了?如果他們投胎失誤通人畜牲道怎么辦?拜托!可別再來一只小豬或一只老鼠,然后告訴我那是我們以后的伙伴?!?/p>

“嗷嗷……”小金狼不悅的叫著,顯然聽得出有人在諷刺它。

“它說五百年前遜到陣亡的只有你,另外兩人以自己的內丹封住王令后,功力盡失,雖造成了重大的傷害,但理應還活在狼界。最為不確定的是,即使找到他們,他們也不見得知道自己曾有的身分,因為五百年前那一場大戰,你們三個真的幾乎戰到流光最后一滴血,所造成的后遺癥難以想像?!庇謨浦沂檔姆胄〗鵠譴锍齙難斷?。

元旭日撇撇嘴,不悅道:“你們說狼王令有三分之一在我身上,我出生時恐怕忘了從娘胎里帶出來,別找我要?!?/p>

韓璇看向笑得神秘的于悠。

“你說王令在他身上了,什么意思呢?”這是早上得知的消息,還沒來得及問緣由,便已教元旭日派人請來此處。

“黑狼族的人不是把烈火劍刺到他身上嗎?然后烈火到在傷了他的同時,也回歸他體內了。

畢竟這本來就是他的東西。你們看他的右手?!庇謨譜囈袢?,一群人也跟著湊近,其中被于悠抱在懷中的小金狼最靠近他。

“干嘛?”元旭日攤平右手。

突地,小金狼張開嘴巴往他手掌心用力咬下。

“它以為它在做什么?”

元旭日高高舉起手,瞇著眼看著吊在他手上的笨狗,心想這輩子從沒吃過狼肉,但偶爾嘗嘗鮮應該也不錯。剩下的狼毛還可做成一雙毛拖鞋,真是一舉兩得。

“別丟它!”

管于悠在千鈞一發的瞬間搶救下小金狼的一條小命。不然它絕對會被不知愛護小動物的壞人給遠遠甩到地球另一端去。

“看看你自己的手心吧?!?/p>

“咦?”

“老大,一顆太陽耶!”

“怎么會這樣?”

始終像副總統一樣安靜無聲得像不存在的三名男子不禁低呼出來。

沒錯!在小金狼一咬之后,原本無任何傷疤或胎記的右手手掌心浮出了一個血紅色的圖騰——一個火紅太陽,以及火焰圈繞著光量。元旭日只覺得手心異常灼熱,開口的第一句話便是:“璇,告訴王醫生,晚上來換藥時,記得帶幾劑狂犬病疫苗來?!?/p>

一群人當場絕倒!

“汪!嗷嗷……”

“它說——”

“閉嘴?!痹袢彰恍巳ぬ恢槐抗返目掛?。

韓璇拉過他手,輕觸其上,也感受到那熱,問于悠:“他的能力啟發了?”

“對。因為他的?;氐剿種辛?。這是五百年前他烙下的咒語。他將令牌封在劍柄里,然后當黑狼族人趁他法力盡失時,奪他的劍刺他,其實他不應該死在自己劍下的,但他動用了死咒、以死下咒:若烈火劍再度刺入他身體內時,他會回復‘日’的能力,劍也會物歸原主。當然,里頭的令牌也會完好無恙的回到他手上?!?/p>

“多典型的狂人風格呀!連命也玩?!奔韭盜松諫?。

“可以想見五百年來,這人從未改變?!敝燜檔?。

“汪!”小金狼心有戚戚焉的叫了聲。

“劍在他體內,怎么喚出來?”韓被問。

“他需要一些咒語”

“例如:萬能的天神,請賜給我神奇的力量?”

季曼曼捂住小嘴笑不可抑。

于悠搖頭。

“這得由他自己想起來它也不知道?!?/p>

“老大,你會怎么設計自己的咒語?”范宇文問。元旭日想了想,看著手掌道:“我只會說……出來?!?/p>

真是簡單明了,但似乎不太可能會那么簡單……

“轟”地一聲,一道烈火由元旭日掌心竄出,眾人忙不迭的跳開,張口結舌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火焰的中心點,逐漸出現一把劍的形狀。就是這么簡單,烈火劍被喚出來了!果然這五百年來,元旭日從來沒有進化過,思想模式、行為舉止告同于以往,根本不必擔心想不起咒語這回事。

“這樣也成?”朱水戀喃喃道。

韓璇是第一個恢復鎮定的人,聰明的頭腦已想到既然具備足以對抗敵人的力量,該接著計劃制敵的方法了。

眼眸一轉,不意迎上元旭日專注的眼,皆各有思量的笑了開來。

一個圖其能力,一個索其真心,銀貨兩訖,各自思量著不吃虧的算盤。

沒料到會走至這境地,但情勢己不容回頭。

元旭日若想要他,那么,待事成后、他將會很盛情的送上一記大大的驚喜以茲感謝。只是,不知道他的驚喜,會不會成為元旭日惡夢似的驚嚇了。拭目以待嘍——

從于悠給他看的秘志里,韓漩更加了解與殷人間的互動線由,并在小金狼的解說下,知道了元旭日與黑狼族間也有私人的仇隙在。

追根究抵,還是與韓家脫不了干系,雖然不是直接上的受人恩惠,但……唉!欠了就是欠了,仍是恩情一樁。

五百年前的“日”也是欠扁狂妄的性子,又是殷族首席戰將。試問、一個嘴壞難纏得連小王子殷佑都只能兀自氣得跳腳而奈何不了的人,又怎么會對其他人客氣幾分?根本沒有人制得了他。

韓家第一次得自殷人恩惠是獲贈仙藥。而那仙藥,正是“日”去黑狼族取來的。那仙藥喚作“十葉鳳凰果”,用來解“九狐斷仙草”的毒性,只長在黑狼族境內、也不是什么貴重的東西,唯一的功用是解那狐族的毒草;而事實上,放眼整個狼界,并無“九狐斷仙草”這種東西,因此“十葉鳳凰果”的存在價值相對減低,不被人重視。

因此當“日”去黑狼族取藥時,卻被黑狼族百般刁難,不免感到不爽。后來黑狼族的少主要求“日”拿“狼王令”來換藥果,如此搞不清楚狀況,火得“日”立即飛去狐族抓了一把”九狐斷仙草”回來塞入黑狼少主嘴巴內,然后成功得到“十葉鳳凰果”。多省事”!

就看那呆子吃什么東西解毒性他也依樣畫葫蘆就成了。

然后,從此種下了仇恨。在黑狼少主想當狼族之王的野心催化下,更是誓不毀掉金狼族定不干休。最后伙同一些具有相同野心的其他狼族,策動叛變,也就造成了不可收拾的后果……

韓璇不免要對命運巧妙的安排嘆息起來。五百年前,元旭日死在黑狼少主手上,五百年后再度起戰事,對手依然未曾替換;就不知,這次會寫下什么結局了。

目前狼界處于何種分裂情況,不在韓璇關注的范圍,那肯定是殷佑這個小王子的責任了,因此地沒探問,全心注意著人界的變化。除了對抗黑狼族的攻擊外,再有就是幫助小金狼取得它被封印的法力。而這,則非得有狼王令輔助不可。

小金狼現在的外型,正是它的本靈模樣,事實上百年以上的修練過后,它會轉化為人形,與人類相同。然而由于五百年前它的軀體被叛變的狼族毀去、修練的內丹又在?;と私纈訝撕篤乒?,簡直可以說是魂飛魄散了。要不是雙親的死命守護,加以四個家族以其深厚陰德興全數折損十年陽壽為代價,向冥王追索回它的元靈寄生于水晶中重新修練,哪里會在五百年后見到小金狼視世?早就連魂魄也湊不全了。

四個家族的長男或長女之所以以殷族自居,并可守護殷佑的修練,則是因為他們體內蘊有狼王的血液,足以擔起護法重任。當年狼王狼后以其血液救回四家族上百條人命,四個家族不惜累世以報其恩,因此才會有五百年的傳承。

如于悠所言,因為小金浪提早出水晶——也就是早產兒。使它脆弱得不堪一擊,甭說叫它回狼族演上一出少康中興戲碼了,隨便一個凡人都可踩死它。

先天不良,就只能后天加以調養。

狼王令的湊齊便成了當務之急。

今日,元旭日的身體已好到可以下床行走而不感吃力,他們便試著召喚出被元旭日封在“烈火?!蹦詰娜種渙釓?。

首先,當然,必須先想起咒語。

“天曉得他會下什么咒語?!敝燜島咦派?。

“我一定也不期待會是什么波瀾壯闊的大氣之言?!奔韭械母膠?。

元旭日懶得理會這兩個閑人。之所以會努力想召喚出令牌,就只為了快快打發這些人。他們要的不就是令牌嘛,給了之后就沒事了。接下來他只須應付黑狼族那些渾球,相信不必等太久。

眼下若不快快弄完這些煩人的事,他的韓璇根本沒空理他,連調倩的機會也不給,看看這幾日以來的表現就知道了。韓璇一頭栽進四家族流傳下來的秘志與秘史中,串聯每一個脈絡找答案。他是那種非要把每個疑點想得通透明白才會罷休的人,而一旦事情弄明白了,就會接著計劃未來的每一步,哪有空理會元旭日?

氣人的是元旭日為了養傷不得起床,當然,依他的脾氣從來就不知道“乖”字怎么寫,要他安靜在床上,按捺下所有情緒根本不可能。但他還是破天荒的咬牙忍耐了。因為目前能對付黑糧族的人只有他,如果他不盡速養好身體,那么待那些黑狼得知自己拿的不是王令,進而回頭來人界找他們晦氣時,就只有傷亡慘重的份所以他……忍!忍到快內傷。

“嗚……嗷!”’小金狼不耐煩的對他吠了聲。

“它叫你快點兒?!庇謨浦沂檔姆?。

元旭日坐在沙發上,痞痞的僅恃病人身分,整個身子歪入韓璇那方,小鳥依人的把一顆大頭往他肩上靠。

“笨狗,沒看到老子正在努力想嗎?”

一點也看不出來!眾人在心中一致回首。

元旭日深吸了口帶有韓璇味道的空氣,太過于心滿意足,所以不予理會閑雜人等的冒犯。

“真的想不起來嗎?”韓璇問。

“猜了三個,要不要聽聽看?”他舉起石手,喚出烈火劍??吞幌倫恿亮巳僦蜆獠恢?。

盡管已看了好幾次這種奇景,眾人還是目眩神迷的嘖嘖稱奇。要不是火焰會傷人,他們還真想摸摸看。

“洗耳恭聽?!焙閫?。

元旭日一本正經道:“芝麻開門。嗯……很常見,所以不太可能?!?/p>

根本是不可能好不好?阿里巴巴又不是中國人,更別說時間與空間完全不搭了。

“-嘛呢叭咪——第二句??墑竅胍幌?,我五百年前肯定不是佛教徒,干嘛設這種咒語?!痹袢蘸芪薰嫉乃始?。

要不要趁這家伙尚是虛弱的被病身體,好好給他一頓打?否則難除手頭之奇癢。

“第三句嘛……”元旭日兀自玩得很樂。

“汪汪汪!

“還來呀?”

“夠了吧!”

“呃……呃……殷佑說你……你……”想忠實翻譯的人萬般為難,不知該怎么遣詞用字來修飾粗魯罵言。

元旭日揮手阻止——

“我了。既是廢話,翻譯它做啥?”

“璇!扁他!”朱水戀煽動著。要不是自知功力不如人,她早撲向他送上兩記鍋貼過去。

韓璇微笑不語,斜睨著肩上那顆頭顱。

元旭日作勢要親向韓璇,但早被躲開,并不客氣的被一掌拍開相依相偎的距離。扯痛傷口,讓元旭日齜牙咧嘴的呻吟道:“烈火到現,狼王令出——”

賓果!

一道金光摹然由烈火劍的劍柄底部射出,小金狼奮力跳躍入金光之內,承接那緩緩出現的狼王令。

眾人屏息看著這一幕。

就見得一塊白玉逐漸成型,約莫是三公分的長與寬大小,隱隱可由玉的表面看到雕有復雜的圖騰,圓潤的玉身在下方處很明顯的有切割過的痕跡,待光芒褪去后,令牌也完整呈現,但還沒讓眾人有細看的機會,它便融入小金狼的眉宇之間,像是理所當然的物歸原主,不必施予什么咒語,令牌自動依附在具有皇族血液的小金狼身上……

久久、久久之后,他們等著小金狼或管于悠有所解釋。因此沒有出聲。

“呼!謝天謝地,我能說話了!

哪里來的小男孩聲音?

他們全瞪著小金狼,確定屋內沒有半個小男孩的影子,但在小金狼開口后,卻也沒聽到預期的汪汪叫。

“狼王今功效發揮了!”管于悠開心的抱起小金狼歡呼。

韓璇與元旭日對看了眼,很快的接受眼前不可思議的事實。

“真是……有趣?!焙⑿Φ?。

“是呀!如果狼口吐得出人話,那么狗嘴肯定也吐得出象牙了。改天一定要養幾只狗來生財?!?/p>

元旭日點點頭。

“可惡!你五百年來都沒有進化過!嘴壞惡劣惹人嫌,欠扁欠打欠教訓!難怪從來沒有人想當你的伴侶。當了上千年的老光棍不說,連輪回當人都沒人愛……”小男孩的抱怨怒罵聲滔滔不絕于耳,頗有一口氣打算說完五百年來所囤積的話之架式。

純粹出于下意識的手癢,元旭日拿烈火劍敲向正在他面前蹦蹦跳跳的笨狗,當然不是十足認真,但看到它嚇得跳回管于悠懷中的癟樣,就覺得很爽了。

“早知道那撈什子令牌是這種作用,老子寧愿當成巧克力吞下去也不給它。它還是汪汪叫可愛一點?!筆掌鸞?,他俐落的站起身,并抓牢地的拐仗——也就是韓璇。

“我累了,扶我回房?!?/p>

“你有腳?!焙?。

“我太虛弱了?!笨沙艿慕刂亓咳溝膠砩?,擺明了賴到底。

“可惡!臭日、爛日!你別跑,我要大戰你三百回合……”客廳里仍是小金狼的咆哮聲。

不過它吠叫的對象,早已拍拍屁股走人。

充耳不聞的元旭日此刻只想著要速速解決這些煩人的事,不送走這些怪力亂神,親近韓璇的計劃根本施展不開,更別說攻陷他最后一道防線來個水乳交融了。

嘖!簡直快等得不耐煩了——

“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回事?

狂嘯聲震撼整個黑狼族,卷起漫天狂風,刮得所有人體肌生痛,脆弱一些的人早已滲出血絲。

但沒人敢開口阻止,沒有人敢喊疼。

“這是空的?!卑倜鮒涫χ籽俠鞫系鬧缸盤ㄉ系乃ё棺擁?。

百名祈咒師用了十天十夜去召喚狼王令,但始終沒有得到回應。那么原因只有一個,狼王令絕不是如少主所言,被金狼王封印在水晶之內。這水晶墜子內并無封印任何東西!

“不可能!我親眼看到狼王令的金光由這墜子里發出,它甚至壓制住了黑長老的法力,要不是它被封印住,無法發揮力量,我甚至無法趁機摯下它!而你們卻告訴我這東西是空的?一個空的東西能發出皇族之光?咒師長,你們確定召喚的咒語念對了?確定這十天十夜用對了開印的步驟?”黑狼少主飛轉至咒師面前,怒不可遏的質問。

“當然!”咒語是祈咒師的權威,容不得別人質疑其功效,那是對咒師最大的侮辱。他直視少主:“咒語召喚不出狼王令的原因只有一個:它里面沒有狼王令?!?/p>

“那你如何解釋本王所見的金色光芒?”

“金狼王殿折心機深沉,智計百出,他可以在五百年前封住狼王令,當然也可以虛置一些看似藏有狼王令的物品來欺敵,魚目混珠之下,狼王令便不怕輕易落入其他狼族之手了。少主似乎總是犯上輕敵的毛病?!?/p>

“碰”地一聲,臺上的水晶墜子在黑狼少主怒火下被轟得粉碎,連花崗巖制成的平臺也裂成兩半,狂肆的力道讓圍在祭臺四周的咒師閃避不及的全倒了個七葷八素,并被碎石割傷,哀叫連連。

“可——恨!”黑狼少主怒咆:“我要去殺了那些下賤的人類!殺得他們一干二凈!什么護令使者!原來只是幌子!”抬手召喚旋風,不一會,他足下四周已凝聚出黑色漩渦——

“少主,上回你于月圓時到人界,已引起其他狼族注意,若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又去人界,那——”祈咒師之首試圖阻止少主的意氣用事。剛愎而暴躁的主子,實非黑狼族之福。

“我還忌諱些什么?沒有狼王今!我們五百年來派人苦苦追查的那四個家族手中根本沒有令牌!

我們還怕有人利用我們的線索捷足先登拔得頭籌嗎?”

黑狼少主冷笑:“什么也不必在乎了,本王只想快收拾那些人以消心頭之恨,尤其是轉生為人的日。本王定要教他水世不得超生!誰也別想阻止!”

“少主別忘了白狼族的——”

“去!少拿雜事來煩我!五百年前那一次大戰,隨著金狼族的四分五裂,白狼族也在元氣大傷下隱居山里不問世事,他們敢如何?本王不去找他們就該謝天謝地了!說到這個,倒也是消氣的好方法!如果本王殺了那些賤民后還覺得不夠,回頭第一個找白狼族開刀,哈哈哈……”

隨著一股巨大黑旋風包圍住黑狼少主全身之后,狂妄的笑聲也隨之遠去,待空氣中的氣流回復平穩和緩,早已不見那黑碩的身影。

留下一群面容凝重的咒師,為黑狼族的未來感到憂心,卻又無能為力。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