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惡魔的人間實習——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 愛情小說 > 席絹 > 小惡魔的人間實習 >
更多

河南22选5第68期:第十章

上一篇 回目錄

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www.fwiwg.com 三名歸來的異類一出現在顏茴面前,還來不及說明最新計畫,立即被強迫聽一出愛情文藝劇。說書人兼女主角正是顏茴是也。

說明內容如下:在三名異類不在期間,封琉與顏茴一時天雷勾動地火,在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境遇之下,他們相知相惜相扶持,愛情便在此中發生了;目前正沉浸在愛情海之中,不能自撥。所以已無須動用任何計畫,他們決定共度未來的人生。

「總而言之,感謝三位這幾個月的照顧,你們的任務達成了?!寡哲畛骶慵閹低贐?,深深一鞠躬。

聽得他們三個一楞一楞的。

而紅心首先回神笑了出來:

「真的?太好了,太好了,你們解決了,接下來就換我的了?!顧換嵬親約旱娜撾窕姑揮寫锍?,荼靡他們別想裝蒜?!篙泵?,你的藥可以借我用來幫助范貝椏那邊的事了吧?」

荼靡拍掉他伸過來的手,看向顏茴:

「他怎麼可能會看上奶?不可能的?!?/p>

「不然你們可以去問封琉啊,我們快要結婚了?!寡哲罨卮鸕昧巢緩?、氣不喘。一切羞辱先吞到肚子中,能請走這些煞星才是重要的事。

月芽聳聳肩:

「看來是真有那麼一回事了。荼靡,你拿回來的神奇花莖沒有用處了?!?/p>

「我要!我要!」紅心急切地接口。

雖然這種好奇心很不應該有,可是顏茴仍然忍不住地問了:「什麼神奇花莖?」

荼靡拿了出來,放在手中把玩:

「喏,就是這個。熬成汁可以催情,喝了的兩個人會互相產生愛慕,愛得死去活來?!?/p>

聽得顏茴的貪心又起來蠢動,一方面要自己千萬不可以相信這三名成事不足、敗事有馀的東西;可是一方面卻又躍躍欲試,想看看這東西是否真那麼有用,也許她可以用一用,反正喝個花莖汁死不了人的。如果她心目中的帥哥或任何一個英俊的企業家能瘋狂追求她、愛上她的話┅┅愈想愈偷笑,急忙抓住荼靡:

「喂,荼靡,如果我現在突然不希望嫁封琉了,可不可以換人?」

「不可以,要害人,一個也就夠了,奶不可以太貪心想摧殘全天下的帥哥?!館泵椅厙蟶系目∧蟹⒊穌逯?。然後開始疑惑地瞄她:「奶不是正與封琉愛個半死嗎?難道是假的?」

月芽點頭,加入懷疑陣容:

「我認為有問題?!?/p>

什麼也看不出來的紅心為了面子問題也點頭不已,天知道有什麼問題!可是在沒有愛之弓箭的情況下,花莖是他唯一可以指望替代的東西了,不能浪費給別人。

被懷疑的人當然得力圖雪冤,顏茴叫道:

「我們是要結婚沒有錯。只是,我以為如果有更多選擇的話,也是挺好的不是嗎?嘿嘿?!顧檔階鉞嵋鄖崳?。

「哦!」三名小鬼統一點頭表示明白,也為她的不知足感到咋舌而不可思議。

荼靡忍不住要提醒她:

「顏茴,奶能嫁到男人已經很萬幸了,當初奶不是只求個人娶奶就成?不要太貪心,否則什麼也得不到就沒人幫得上忙了?!?/p>

「是!」顏面只好吞著口水看他手上的花莖,心中嘆氣不已,後來又想了一想。她又有一個主意了:「那麼,這個花莖熬汁讓我與對琉喝好了,讓他更加愛我,愛到無法自撥!」顏茴看看封琉,其實也不錯,湊和湊和了;只要他會愛上她,結婚後也不錯的啦!如果花莖真的有神奇妙效的話。

「不行啦!你們相愛就好了,干嘛浪費這種好東西?」紅心首先跳出來反對。

不過他的意見向來不被當成意見采納。

另二名異類反倒有點想。反正立意之初就是設定顏茴與封琉了,管他們目前是否相愛,再多喝一口藥汁又怎樣?沒有壞處嘛。何況┅┅

在理論上,花莖有這種妙效,但這也只是看過書上寫的而已,從來沒有真正「實驗」過,他倒很想看看成果如何。自然,眼前有二只「小白鼠」愿意讓他們玩,他們還有什麼好客氣的呢?於是──

惡魔再度露出招牌式的微笑。

花莖熬的汁要有多少濃度才有效?不知道。

一個人要喝幾口才算剛好?不知道。

喝太多會不會出事?不知道。

真的有用嗎?不──知──道!

嘿!嘿!那就是實驗的目的了,總要有人去做,才會知道成果的嘛,對不對?要是一直沒有人去做,那理論到底也只是空泛的東西,沒用處嘛。瞧!他多麼有冒險犯難的精神呀!何況要被實驗的人又如此合作,可沒有人拿刀逼地做哦──不過,他們也沒膽告訴顏茴這棵花莖尚未有人紀錄過真實使用的結果。

反正她樂意去當開路先鋒,他們何必客氣什麼呢?

何況人類常常歌頌愛情的偉大,偉大到命可拋、血可流、頭可斷,什麼「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的,既然人類說了這麼多大話,總要表示一下下嘛,不然就太沒有誠意了,他這可是給他們機會去證明哦!

顏茴提了一壺花莖汁,進入了醫院,三名異類隱形地飛在她身後。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一抹陰謀的表情,正往那個可憐的目標物而去。

在病房撲了個空之後,經病房護士指點迷津,在醫院的中庭花園找到了正在散步的封琉。

而他老兄死到臨頭卻無所覺,愜意地與一名可愛護士聊天,順便放電,發揮他帥哥風靡女人界的魅力,腳邊一只小花狗正繞著他轉,想咬出一根被他踩著的骨頭?;嬗械愫猛?,但看在顏茴心中卻非常地不是滋味,這男人沒一根安分的骨頭!雖然對他的愛意已消褪得差不多,但他那副德行會想讓人小小報復一下,至少讓他狂愛上她,而她就可以很

地不屑於他來扳回一點面子。於是心中暗自決定,等會讓他喝一大碗花莖汁,而自己只喝一小小口;分量多寡應該有差吧?她自己是那樣以為啦!

「嗨,封琉,我給你熬了點補品,你趁熱喝了吧!」顏茴笑得一臉心虛。

封琉沒有理會她,反倒那名護士笑了笑,很有禮貌地走了??杉飭癉攘Υ蟛蝗縹?,無法將人電得太徹底。

美人走了,他只好不情愿地看她,抱怨道:

「沒事這麼早來做什麼?公司沒事可以做嗎?」身為一個精明的老板,在不景氣的情況下,是不能對員工太客氣的,花三萬元請來的人,就要榨出雙倍的辦事價值。

顏茴陪笑道:

「送這場給你喝,我就馬上回公司?!?/p>

封琉甩了甩頭發,自命瀟灑地對她道:

「不要愛上我,因為我會令奶哭泣,我明白奶的用心,但是,唉──」

他死後絕對夠格去當一株水仙。聽說神話中水仙的由來是一名自戀狂少年變成的;這封流自是可以當一株最丑的水仙。

不生氣,不生氣!辦事要緊。她坐在樹下,將湯汁倒了一大杯,大約有五百cc,倒得一壺湯汁僅剩不到兩口留在里頭。嗯!就這麼辦!

「來,嘗嘗看吧,兼可以養顏美容?!茍愿棟烙腫粵檔哪腥說比灰慘恍┛梢雜展賬褚乃蕩?。

於是封公子很快地走過來了。腳底板黏著一根肉骨頭也渾然不覺,只當小花狗也傾倒於他的西裝褲下。唉,男人太帥真是造孽呀┅┅

接過一大杯湯汁,正要往口中倒去時,突然──

「汪!汪!──」

那只小花狗兇性大發地往封琉腳底撲去,就為了搶那根骨頭──

結果一人一狗跌在一堆。五百cc的湯汁先拋向天空,然後直往封琉頭上罩了下來,一大杯的水傾倒而下,沒得幸免,一人一狗都中獎,比較幸運的是杯子是塑膠的,砸到人也不會有事。但┅┅但┅┅

可怕的事,終於發生了──

喝到藥汁的是封琉與那只小花狗。而原本水壺剩馀幾滴的藥汁也恰巧在剛才的驚嚇中翻倒流掉了。

三名異類現身蹲在他們面前,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顏茴嘴巴也張大得足以塞鵝蛋,屏氣地看那一人一狗「含情脈脈」的對視┅┅

真是慘無人道呀:一個人與一只狗┅┅

一小時┅┅二小時┅┅三小時┅┅很久很久以後┅┅

太陽西下,封琉與小花狗相依偎地看著遠方的夕陽,四只眼睛中不斷飄出心形的光彩。

「親愛的,我們明天結婚好嗎?」

「汪!」

然後,在夕陽的金光中,他們共舞著愛的華爾滋,讓漸漸閃出的星星,為他們打出夢幻的燈光;美麗的情事,發生在天地之間,更添一筆綺麗┅┅

「顏茴!都是奶啦!」荼靡拚命撫著全身的雞皮疙瘩,捅了呆若木雞的顏茴一腳。

「人和狗可以結婚嗎?」紅心研究的是這個問題。

月芽都快吐了,忙飛上天叫:

「我不管了,不關我的事?!固炷?,太

心了!

既然有人開始「落跑」,其他的人當然也如夢初醒般的跟隨而去了。

「我也不管了!」紅心拍拍屁股走人。

唔想依法泡制的荼靡卻教顏茴死命地拖住。

「你不可以走!荼靡,快拿解藥來呀!你沒聽到他說明天要與一只狗結婚嗎?而且還是一只公狗!」

「那┅┅那┅┅把公狗變性為母狗就行了呀┅┅」荼靡忙要掙脫她?!付夷嵌際悄痰拇?,你要負責!」

顏茴抱得更緊,哀求叫道:

「你不可以這樣,你說要讓封琉娶我的?!?/p>

「也是可以呀!奶當他的小老婆吧。人類都比較疼小老婆,奶會幸福的?!?/p>

這是什麼話!與一只狗共用一個丈夫???顏茴死也不肯讓始作俑者逃走:

「有沒有解藥?」

從沒聽過那東西。但可以騙一騙,用來當逃走的藉口:「我┅┅回地獄找找看,奶放手吧?!?/p>

順利地逃脫成功,荼靡頭也沒敢回地立即飛了個不見蹤影,留下失魂落魄且心虛萬分的顏茴在原地祈禱。天哪,那個藥效到底有多強?據她看來,封琉與小花狗并沒有喝到多少湯汁,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才對,但┅┅封琉立即要娶那條狗???她真的不敢再想像下去了。

四下看了看,最後決定自己也要腳下抹油,先溜再說。

可憐的封琉,自求多福吧!

顏茴一向都是在醫院探望封琉的,今天也不例外,唯一改變的是,地點變了。不再是普通病院,而是精神療癢院。

本年度奇聞異事的頭條新聞,大概會是這一樁:人狗戀,并且執意要結婚,嚇得牧師急忙報警處理。這樁新聞便傳了開來,更由了一小方新聞版面──笑話版。

然後,封大帥哥便被送來這兒了。

果然才喝一口的藥效是有差的,其實在吵著要牧師證婚那天,他就清醒過來了──在警車中清醒。根本不明白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給人拷上了腳鐐手銬,死命的掙扎,更讓人確定他是瘋了,便直接被送往療癢院去了。

躲了兩天的顏茴到底還是存有一點點良心,硬著頭皮去探望他了。

「顏茴,奶要救救我,這是怎麼一回事?他們說我想與一條公狗結婚???我怎麼可能鬧這種笑話?一定是有人坑我的!奶要替我申冤呀!」封琉光鮮的外表不再,只見得到落魄;見到了她猶如溺水者抓到浮木。

「可是┅┅我要是對他們說你沒瘋,他們也不會相信呀?!顧⒕蔚猛范伎炻竦降叵鋁?。

「到底怎麼回事?」

「是他們三個啦!」

反正三名異類都逃了,將過錯全推在他們頭上算數,也不會有人抗議。

封琉瞪大眼,全身發冷:

「奶是說┅┅又是那三名天使、仙女以及惡魔搞的鬼?我還不夠慘嗎?要這樣玩我!」

「呃┅┅他們也不是有意的啦!」顏面有點良心不安,很公平地說著。至少,她知道任何弄巧成拙的事都不是出自他們的本意,每一樁砸鍋的計畫,其實是無可奈何的,誰叫他們笨;不然,就只能說,身為惡魔,根本不必存心作惡,只要他沾過的事都會順理成章地讓人倒楣。她其實也怪同情那三個的。

「那他們呢?又跑了?」封琉漸漸升起怒火,現在人都給他們搞進精神病院了,還想怎麼樣?他什麼都不怕了,那些天上地下,東西各界的神明都在干什麼!放這種災難下來害人,家里沒大人了嗎?可惡!

「封琉,你別生氣,總之,你至少是沒事了!」

「我這樣可以叫「沒事」???」他吼。

顏茴小心地安撫他,陪笑地安慰道:

「只要院里的醫生診斷出你沒事,自然會放你出去,你會沒事的?!?/p>

「可是人家都知道我進過精神病院,我怎麼做人?」天??!一世英名毀於一旦了,他不要活了┅┅

「不然你想要怎麼樣嘛!」

孩子氣的問話,不是封琉,也不是顏茴,而是來自空間中的第三個聲音──小惡魔荼靡是也。而且,他雙手各抓一個幫兇──紅心與用芽被抓得不情不愿,一起飛了下來,立在封琉面前。

月芽忍不住嘟囔抱怨:

「是你自己呆呆地喝下那些東西,還怪別人,誰教你要喝之前沒有四下看看安不安全!」

封琉氣得直磨牙。怕自己再度吐血,只好閉緊嘴巴先平復滿腔怒火。

倒是顏茴挺開心看到他們回來面對事實,至少封琉是清醒了,接下來只要把他弄出這地方就行了。

「荼靡,你們回來弭補過失的嗎?」

「嗯,我們先弄你們出去吧!」荼靡從袋子中掏出一把金色星芒,往空氣中撒去,霎時病院罩在金光中,只一眨眼間,不僅幫他們出精神病院,也洗去了有關封琉入院的一切紀錄,讓人不會記住他曾存在過。

這種高級法術當然是撒旦王給的,他一向舍不得用,因為使用次數有限,用了這一次,就所剩不多了;看了好心疼,但,誰教他們捅出這種樓子呢?

一行五人回到顏茴住的地方。

顏茴立即開口與荼靡商量:

「反正我早就決定死後下地獄了,你就別費心替我安排婚姻了,算是你任務達成了好不好?你回家吧?!故翟謔橋鋁嗽儆惺讒崢膳碌腦幟遜⑸?,顏茴愿意免費奉送靈魂給惡魔,只求日子平靜地過下去。

向來最有職業道德的荼靡很難同意。

「不行啦!無功不受祿,我一定要讓奶嫁人啦?!?/p>

「你怎麼那麼「龜毛」呀!我說不必就不必!反正我又不想嫁他,別再浪費時間了,你還是快點去害下一個人吧!」顏茴的口氣也不耐煩了,惡魔的腦袋都是用水泥做的嗎?講不通耶。

「喝!什麼話!我哪有害人?奶又沒有給我害到?!?/p>

「有呀,封琉就是一個?!購煨暮芎瞇牡靨嶁閹?。

「閉嘴,他不算啦!」荼靡吼回去。

「但他真的有嘛┅┅」可憐的紅心委屈地趴在墻角飲泣。好心被雷親,真冤枉。

封琉也忍不住為自己的倒楣發出怒吼:

「為什麼你們要害我?我又沒有要下地獄?!?/p>

月芽代為回答:

「哦,要上天堂的人要找紅心?!?/p>

真是一團亂帳,理不清!封琉無話問蒼天。這些仙不仙、魔不魔的東西根本還只是個小孩子,心智年齡不到十歲,要與他們討公道、講道理根本是不可能,反倒有可能氣得再度吐血而亡;辦事不牢之外,還兼帶破壞力。此時他已能理解顏茴的苦心,決定改變方針,不必再為自己的霉運發出不平之鳴,能送走他們就算老天厚愛了。

於是他向顏茴眨了眨眼。

也虧得顏茴明白,她走向他;兩人手牽手。

說來,這種接觸倒是認識那麼久以來第一次有肢體上的碰觸,兩人心中都泛起奇怪的感覺,又同時肯定自己不可能看上對方,於是又別開頭,各看一方。

月芽好奇道:

「你們在做什麼?」

封琉與顏茴互看一眼,最後出封琉發言:

「是不是親眼見到我們結婚,你們才會走?」

可見他們倒楣久了,心意也會相通;因為顏茴也明白封琉的用意,已不必言傳了。

「你們要結婚嗎?」一時之間不太能理解,荼靡呆呆地問著。明明他們沒有進行任何新計畫嘛,這兩人怎麼會想結婚?

顏茴堅定地回答:

「是的,我們要結婚?!?/p>

為了送走煞星,再多的趨勢也必須,他們已存著必死的決心,任何犧牲在所不借,反正┅┅

結婚後還可以再離婚嘛。

有情人兒終於要成眷屬了,雖然有點莫名其妙,但至少目的是達成了。

荼靡呆怔了好久,遲遲不愿相信這個事實。另二名異類其實也是一頭霧水。

他們要結婚了呀?

他們真的結婚了!

三名東西看到他們以「誓死」的行軍步伐步入禮堂後,就一同飛上云端各自失神地嘆氣了。怎麼結束得莫名其妙?害他們還有好多計畫都沒用到。

「他們會白頭偕老嗎?」紅心天真地問。

月芽不客氣地回應:

「在這種年代?太強人所難了吧!」

「對呀,不過,將就著看,其實要長久也不難?!館泵野侔鬮蘗牡賾ψ?。

因為很無聊,所以紅心終於又記起來自己尚未完成的工作。連忙翻山他的電腦,找著資料,不料,營幕上顯示出來的資料卻讓他叫了出來。

「怎麼了?」月芽飛過來問。

「變了?封琉不再是配范貝椏,而是顏茴!」他尖叫了出來。

姻緣冊子上的婚配也是可以變動的嗎?然後,第一波驚嚇還未完成,第二波又來了──

電腦中傳出威嚴的聲音:「紅心,這是你唯一將功贖罪的機會,將最後一枝箭往下射中封琉夫妻,射不中就不必回來了?!?/p>

「大人┅┅」

「快!」命令聲又傳來。

嚇得紅心連忙撥出金箭,也不管金弓是否還能有法力,拉了滿弓往下瞄準。

禮堂中那對新人是出來了,但紅心的超級大近視眼是很難找到靶心瞄準,在心急又舉棋不定時,月芽與荼靡各使了個眼色。由月芽踹他一腳,箭矢平飛出去,然後荼靡追著箭身而去,將箭頭往下一踢,居然一箭雙心,箭矢穿過封琉的心,然後消失在顏面的心口,哇呀呀!看來荼靡也很有當天使的本錢嘛!

「好,任務達成,隨我回去吧!」

白光乍現,天堂的門開了,放出一道白光緩緩將紅心接了上去。

紅心開開心心地對他們揮手:

「再見,咱們有空再一起玩┅┅哎??!」不小心飛歪了,撞到天堂大門。直到紅心的身影不見了,天空又恢復原狀。

荼靡終於了解了:

「原來他們天使要達成任務才會被接回去呀!」想一想,自己也該做下一個工作了。再度往下看了眼他的第一個客戶,想一想封琉的確很倒楣,於是,他掏出袋子中僅剩的金芒,往下撒去。雖然比不上幸運沙的好用,但撒旦王的法力會招來各方地靈的幫助,封琉終於要否極泰來了。

「荼靡,你下一站要去什麼地方玩?」還玩不夠的月芽興高采烈地問。

不待荼靡回答,就見一道快如閃電的黑影突然出現在荼靡身後,老實不客氣地拎起他的耳朵。

「哼!還玩!在進行下一個工作前,你還是隨本大人回地獄清算一下你惹的禍吧!妖精王正等著告你呢!」司花謝魔的怒吼像打雷,揪起荼靡,招來一朵黑云緩緩飛走。

痛得荼靡哀哀大叫:

「有話好說吁,大人┅┅好痛呀┅┅」

「你留著對撒旦王說吧!哼!」

見黑云漸漸遠去,月芽突然想到,大叫:

「荼靡,當你長大之後,要選性別時,記得要當男的哦!」

被扭得很痛的荼靡不忘反問:

「為什麼?」

「好來東方陪我談戀愛呀!」

「哎??!」

差點由烏云上跌了下去。陪那兇女人談戀愛?他寧愿去地獄做苦工。

「才不要咧!」他大吼。

月芽又想叫回去時,猛然見到一個老公公出現在她眼前,笑咪咪地看她。

她哇哇大叫:

「月老公公┅┅」

「回家了,這回得編一百年的紅線來罰奶不乖偷跑出來?!?/p>

彷佛料到她一定會逃。月老公公紅線一拋,兜天罩下成一片大網,輕易地將她收回袖子中。嘆了口氣,駕祥云回天庭交差了。

三名在人間胡鬧的異類終於各被帶了回去。

天空又恢復平靜,人間一片太平。

可以預料的,他們,將會好一段日子不能再聚首,共同大鬧人間了。唉,阿弭陀佛,善哉!

二十世紀末還有神話嗎?

有的!

神話產生在二十世紀末是為了告知人類不要太貪心,也不要對神仙存著美好幻想。求神拜佛可以,但妄想不勞而獲卻是絕無可能!看看封大帥哥的下場便知道了,不是嗎?

至於,顏茴與封琉的故事,總算能夠正式開始了。既然被射了一箭,那我們不妨往好的結局去想,祝福他們吧!

下一回,小惡魔要加害的人是誰呢?

悄悄地告訴你,如果,有天,你身邊莫名地出現一名可愛并且長角的小男孩問你要不要嫁人或娶妻時,那你可要小心了!

畢竟撒旦王給的任務還有九樁沒有完成。

小心了,未婚的曠男怨女。

也許下一個就是你了!

你要結婚嗎?

《全書完》

上一篇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