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 愛情小說 > Fresh果果 > 花千骨 >
更多

河南22选5历史开奖号码查询:119.君已陌路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www.fwiwg.com   “怎么樣?”

  見笙簫默的身影猶如一絲輕煙緩緩流入殿中,摩嚴一立而起,想必已經等候多時。

  笙簫默嘴唇有些蒼白,眼中是濃得化不開的霧靄,早已不復當初的慵懶輕佻,只是微微皺著眉,搖了搖頭。

  摩嚴重重的跌坐回掌門之座,雙拳緊握,眼中盡是恨意,映襯著臉上的那道傷疤顯得更加陰沉可怕。

  “對不起,我攔不住他。”笙簫默踏出一步,身子虛晃一下,摩嚴心頭一驚想去扶他,笙簫默卻輕輕抬手:“我沒事。”

  “受傷了?竹染他?”

  笙簫默一臉自嘲的苦笑:“不愧是師兄的弟子,再假以時日,仙界怕是無人可制。”

  摩嚴一捶桌子:“怪我當初一時心軟,才會害得今日三界生靈涂炭。”

  “師兄不用太過自責,畢竟……”余音在嘴邊繞了兩圈消聲滅跡,殿外弟子匆忙跑來通報。

  “稟告世尊儒尊,蓬萊島方才收到妖魔戰帖,遂向各仙派緊急求援。”

  “下一個輪到蓬萊了么?”笙簫默嘆氣低語,“師兄有何打算?”

  “漫天畢竟是十一的徒兒,如今尚且落在妖魔手中生死不明。長留有愧于蓬萊,不能棄之不理。只是不到一年時間,九個仙派逐一被滅,如今各派自顧不暇,避由不及,怕是不會再有其他援手。”

  “難道只能坐以待斃?可是如果沒有妖神,光是對付竹染和二界妖魔……”

  “她現在的確是沒有出手,可是若真遇到竹染解決不了的,她難道會袖手旁觀么,到那時,她隨便揮揮衣袖,仙界怕是再不復存在。因此明知就算聯合也只是以卵擊石,加速滅亡,各派為了自保,顧不得其他,只能多拖一日算一日。”

  笙簫默久久不語:“他們最恨的不是長留么……”

  摩嚴搖頭:“所以才要留到最后。竹染的野心我再清楚不過,不慌不忙先滅掉小的仙派,制造恐慌,一面享受蠶噬的快感,一面報復……”

  “不能力敵的話就智取,我們先從竹染下手。”

  “我一開始也是這么想的,可是現在,怕來不急了……”

  二人對望一眼,想到什么,臉色都不由而同蒼白起來。

  “不能不管子畫。”摩嚴終于還是焦躁起身大步向殿外走去。

  “師兄!你去哪?”

  “我去找墨冰仙。”

  笙簫默回憶了片刻,腦海中跳出一個潔白身影,不由愣了一愣,立刻明白了摩嚴的用意。

  “師兄,你要去蜀山?不可能,他不可能答應。而且……不能這樣……”

  摩嚴固執的搖頭:“管不了那么多了。”

  ------------------

  極北之地,一望無際的冰雪,天寒地凍,除了白再看不到別的顏色。

  竹染雙手插在袖子里,安靜的低著頭站在冰壁外足足三天了。一動也不動,若不是睜著的眼偶爾眨上那么一兩下,就像是睡著了或是被凍僵了。

  終于聽見冰洞里有一點聲音,他滿是疤痕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神尊,竹染求見。”

  “進來。”空靈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仿佛將這世間最動人的樂曲和爾雅之音都融合在了一起,從大腦到胸腔一直嗡嗡的回蕩不息。

  竹染輕吸一口氣走了進去,迎面就是一陣花香鋪頭蓋臉而來,滿眼都是流淌的彩色,竹染微微有些發暈,連忙封閉了嗅覺。

  花千骨背對著他躺在冰榻上,右手斜支著頭,狐裘披肩斜搭著,香肩外露,衣帶和華麗的紫色裙角從高高的榻上一直滑下冰階拖到地上,漆黑如墨的長發簡單松散的被一根花枝挽起,竟黑得如同要將人吸進去一般絲毫未反射光彩,溪流般也從榻上蜿蜒而下,卻一根不亂。

  竹染微微有些窒息,頭抬到只看到她冰榻上她腰上墜下的紫色流蘇的高度。盡管外面北風呼嘯,卻還不及者冰洞內一半寒冷。

  “有什么事么?”這一年來,大多數時間她都在這里休息。若無必要,竹染不會來打擾她,她也懶得管他在外面翻云覆雨。

  “云宮已全部造好,請神尊移駕。”

  竹染看著眼前陌生而遙遠的花千骨,從外貌到內心完全變了一個人。再不是他過去所熟悉的那個單純善良的孩子,性子也變得漠然和乖僻,可是處處都完美得仿佛一個神跡。

  說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瑤池中眼睜睜看著她為了白子畫被連刺三劍的時候,她被壓在長留海底十六年的時候,十六年后她以妖神之姿靜靜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

  那時的眼神是比在瑤池被白子畫所傷更凄然的絕望死寂。只喃喃的說了三個字——救糖寶。

  哪怕如今成了妖神的花千骨,卻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要,想盡了一切辦法只為了達成一個目的——救糖寶。

  就算東方和小月死了還能再入輪回,朔風死還留下了女媧石??墑翹潛θ詞欽嫻某溝紫?,什么也沒留下。就算是身為妖神,她也沒能力讓一只連魂魄都沒有的靈蟲起死回生。

  一切都超出竹染預料,卻又以他期待的方式進行著。那時的他面露微笑,口里輕輕吐出四個字——三千妖殺?;ㄇЧ親仙難垌?,總算有了一絲光亮。

  “你是在騙我么?”那時她靜靜看著竹染。捏死他是如此的容易,如今她僅憑意念都可以辦到,可是為什么救一個人卻那么難?

  竹染只是笑,眼神深不可澈:“雖時有隱瞞,卻從未騙過神尊。”

  于是花千骨點頭,兩人達成契約?;蛐澩聳彼枰鬧皇且桓魷M?,或者支撐她活下去的理由,哪怕是個謊言。

  所有逆天的代價都需要用血去換。和出蠻荒一樣,糖比已修成人形,用禁術或許可以救得回。只是靈蟲太過純凈,此次做祭品的三千人,必須有法力的同時還是童男童女。

  花千骨沒有片刻的猶豫,如今這世上,除了糖寶,她什么也不在乎。

  只是三千修行者已難尋,何況童男童女,只能捉了娃娃來從小逼著練。幾年,幾十年,幾百年,沒關系,她可以等。

  于是終于竹染得到了他想要的,有了光明正大打著妖神旗幟統一六界的理由。

  當初蠻荒眾人紛紛歸至麾下,殺阡陌昏迷后,妖魔二界也俯首聽命。有了如此強大力量的竹染,根本不需要花千骨再幫忙插手。憑他的謀略,掃蕩六界是遲早的事,而且享受著報復和野心得逞的過程他樂在其中。

  花千骨不介意被利用,只要糖寶能夠得救,她做什么都可以。什么,都可以——

  “神尊,這兒天冷,什么都沒有,還是隨我回宮吧。”

  “這兒睡著安靜。”

  竹染笑:“我保證回去比這還安靜。屬下有份大禮要送給你。”

  花千骨不習慣他故作謙卑的態度:“你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不用浪費心思來討好我。”

  看著竹染的臉上貪婪池水留下的疤突然覺得有些刺眼:“你想恢復本來面目么?我幫你把疤去掉?”如今這對她而言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沒想到竹染竟退了一步:“謝謝神尊,這樣已經挺好了。”

  花千骨不置可否,徑直向外走去。竹染始終沒有抬頭看她,只瞧見地上每一處她踏過的冰面上都生出一朵花來。

  御風而飛,花千骨速度太快,竹染循著空中蜿蜒的花跡追了上去。人間再不復過去的祥和,天災人禍,戰爭瘟疫,到處荒涼一片,千里不留行,不然就是路邊如山般堆積的尸體。

  花千骨對下面完全視而不見,很快便到了南海的云宮之上。連綿翻騰的云海中,大大小小竟漂浮了數千座宮殿,陽光照耀下,何等巍峨壯觀。而一年以前,只不過漂著當初的那個小島罷了。

  周圍妖魔守衛和仙婢都非常多,見她來了都紛紛下跪參拜。

  “神尊請隨我來。”竹染也到了,把她領上最高的一朵云?;ㄇЧ敲紀肺⒅?,若是不知道,還以為他把絕情殿整個移來了。

  “神尊可還喜歡?”

  “不喜歡。”花千骨揮揮衣袖,眼前已是另一種模樣,“我說過不用在我身上費心思了,你要的我都會給你。”

  竹染挑眉,笑而不語。

  突然周圍涌起巨大殺氣,竹染倉促轉身,劍氣劃破他的衣角。竟是斗闌氣急敗壞的沖了過來。

  “你居然派人去追殺藍雨瀾風?”

  竹染有些錯愕,轉頭看著花千骨。

  花千骨淡然道:“是我派的。”

  斗闌干渾身一震,這一年來他看著花千骨的變化已是心痛自責不已,可是不管說什么一個已經沒有心的人如何聽得進去,他只能在一旁看著干著急。她和竹染想報仇也好想一統六界也好,他不管也不在乎,可是為什么最后連藍雨瀾風也不放過?

  “為什么?”

  “沒有為什么。”

  “丫頭你……”

  “不要叫我丫頭。”花千骨冷冷轉過身去。

  斗闌干怒氣沖沖的離開,從蠻荒回來后的這些年,藍雨瀾風就歸隱一樣再沒出現過,他也再沒見過她。就算過去藍雨瀾風是有錯,他相信她也一定醒悟了,為什么要在這時候突然要殺她。他想不明白,也沒時間去想,必須要在其他人之前先找到她?;に?。

  竹染看著斗闌干的身影迅速消失不見,不由輕輕搖頭。

  “我不明白,你何苦把身邊最后一個人都逼走。”

  花千骨不語。

  竹染眼中閃過一絲心痛轉瞬又換作諂媚的笑容:“有幾樣東西獻給神尊。”

  翻轉掌心,十六件神器頓時出現在半空中?;ㄇЧ俏⑽€讀算?,慢慢上前,抓過女媧石緊緊握在手中。

  “怎么會在你這里,你把他抓來了?”

  “我可不敢用強,他自愿的。”

  花千骨點頭示意知道了,依舊無動于衷的往宮殿內寢室去了。

  她又困了。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