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 愛情小說 > Fresh果果 > 花千骨 >
更多

河南22选5如何算中奖:135 南無豆腐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www.fwiwg.com   發現這樣的事實讓花千骨微微有些受到打擊,她都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誰了。但是一時還逐磨不出替身不替身這回事,只是好奇那個花千骨到底是什么人,師父為什么把她的名字給自己。心里隱隱有些難過,因為自己不是這世上還有師父眼中唯一一個花千骨。那個花千骨應該是怎么樣的呢?比她聰明,比她漂亮,比她乖,比她討師父喜歡?

  一邊走一邊想,前面那人停下她也不知道,一頭撞了上去。

  “小骨,怎么了?”

  以前每次從家里回來她都興奮得嘰嘰喳喳說個不停,這次卻顯得有些不對勁,難道是記憶已經開始慢慢恢復了?不會那么快吧?白子畫想到這臉色都不由白了幾分。

  如果是以前的花千骨,為了不讓白子畫擔心,不管遇到什么,肯定都自己一個人扛,樂呵呵地說沒事??墑僑緗竦乃?,既不會撒謊也不會假裝,更不明白什么叫顧及,心里有疑問有好奇,很自然的就會對白子畫講。所以正當她摸摸腦袋,準備把在竹園里看到的告訴他,問他花千骨是誰的時候,卻見白子畫神情一冷,轉過身去。

  “是誰?出來!”

  花千骨有些莫名其妙的四處張望著,沒看到人,卻見地上隱現金色的巨大文字和圖形,他們被困在陣里了。她這些年一直生活在白子畫的周密?;は?,別說危險了幾乎都沒跟別的人接觸過。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事,因為白子畫在身邊,非但沒有絲毫害怕,還隱隱有些興奮起來,伸出腳去踩那些地上發著光的符字。

  “別亂動,小骨。”白子畫扯著她后領把她拎到身邊,用光罩庇護起來。這陣厲害歸厲害,卻還困不住他,他只是好奇誰敢給他布陣,十有八九是幽若那丫頭,每次都不肯死心,換著法子來折騰。他也并不是說真的不想讓他們師徒倆相見,只是希望這世的花千骨能活得簡單一些,一切都重新開始,不要知道以前那么多事。

  陣中騰起陣陣輕煙似的薄霧,仿佛有生命一般,突然猛的發起了攻擊,猶如無數無形的觸手和利劍,將他與花千骨隔開。白子畫只是袖袍一揮,風起云涌,剎那間薄霧便在眼前碎成飛絮。這時卻聽花千骨在身后一聲尖叫,白子畫猛的轉頭,居然人不見了。

  怎么可能,明明有他光罩護著。何況這個陣在他眼中只是雕蟲小技,不可能有什么地方動了手腳他沒發現,是誰在暗中搞鬼,竟敢從他眼皮底下搶人?

  白子畫面若冰箱,右手結印向下翻轉,掌風直灌入地,頓時封印符字仿佛融化了般化成金光流溢直射而出,帶著仿佛從地獄里吹出來的陰冷之風,吹得白袍鼓舞翻飛??罩械慕鶘尥卜⒊鲆徽笄宕嗟鈉撲櫓?,化作金色粉塵飄散在風中。

  白子畫的身影也瞬間在原地消失不見,眨眼已到了對面山頭。

  “啊......”又一聲尖叫傳來。

  幽若看著面前突然出現的白子畫,嚇得直打哆嗦。

  白子畫面上什么表情都沒有,只是一只手已經掐住了她的脖子,用無比平靜的聲音問道:“不要鬧了,你把小骨弄哪去了?”

  幽若嚇得都快哭了,一個勁的搖頭:“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本來是想用陣拖住尊上你,然后搶了師父來的??墑遣恢牢裁賜蝗淮盜蘇蠓縹揖筒荒芏膊荒蕓謁禱傲?。”她聽說這千年烏龜精的殼布陣特厲害還特意從皇宮偷了來,卻沒想到在尊上那里還是不堪一擊,可是究竟是誰居然敢跑出來中途打劫的?

  白子畫自然知道憑好的能力不可能,未待她話落音,人已不見蹤影。

  幽若無可奈何站在原地帶著哭腔喊著:“尊上,解開我的術法,我和你一起去找師父!”

  回答她的只有一聲接一聲的蟬鳴。

  “嗚嗚嗚,為什么會這樣?”她已經努力解開了一半,手和腳的卻怎么都解不開,只能稻草人一樣張開雙臂,傻乎乎的站在那里。尊上太絕情了,自己好歹也是他怕徒孫??!早知道就不應該不聽勸告瞞著落十一和火夕他們悄悄溜出來了,他們有沒有發現自己不見了出來找自己啊,嗚嗚嗚。

  也不知道被太陽曬了多久,什么法術都使不出來,她快要焉掉了。平時最注意美白的,這次不知道要擦多少東海魚膏泥才白得回來。正昏昏欲睡之時,突然聽到一陣清脆的金環碰撞的聲音。有人來了!幽若大喜過望。

  “有沒有人???救命??!救命??!”

  慢慢的那聲音近了,樹叢被剝開,她眼前一閃,呀,好亮的禿頭!居然是一個眉清目秀的俊俏和尚!

  和尚手持法杖,慢慢走到她面前。

  “請問施主,這是......”

  幽若心想找棵樹一頭撞死好了,免得丟了長留山的人。

  “大師救我!我被賊人點穴了!”看這小和尚慈眉善目的,應該不會坐視不理吧?

  和尚拄著法杖繞著她走了一圈,看了半晌,才又慢吞吞地為難的開口:“可是施主,我不會解穴啊......”

  你當然不會,這是術法又不是被點穴,幽若在盡里嘀咕著:“沒事沒事,大師,我只求你把我帶到陰涼處,時辰到了,自然就解了,不然我就被太陽烤焦了。”

  和尚連連搖頭:“阿彌陀佛,施主,男女授受不親。”

  幽若哭喪著臉,在心底罵了千萬遍死禿驢臭禿驢。

  “大師,難道你就眼睜睜見死不救,看著我被曬成燒恢翁么?以后還叫我怎么嫁人?”

  和尚沉吟片刻,解下袈裟張開來遮在幽若頭上,為她擋住強烈的日光。幽若一肚子牢騷陡然卡在了喉嚨里,不好意思再說什么,只得再次努力沖破術法的禁錮。

  一個時辰過去了,看著和尚始終抬著雙臂為她遮陽避日,自己則滿頭大汗,心里越發的過意不去。

  “大師,怎么稱呼?”

  “法號彥月。”

  若幽抬起頭看見他舉著的手上帶了串佛珠,腕上還有一個紅色的月牙形胎記。

  彥月順著他的目光看了看自己手腕:“出生時就帶著了,家人說我與佛有緣,從小便將我送到寺廟修行。”

  “哦......”有什么淡淡的漂浮在眼前,可就是抓不住。

  幽若無奈繼續努力解除稻草人狀態,卻沒想到一直到太陽落山。

  “還是好熱呀,彥月大師!”于是彥月摘了樹葉給她扇風。

  “我肚子餓了,彥月大師!”于是彥月摘了水果來,十分窘迫地喂給她吃。

  “彥月大師,有蛟子咬我,我背癢癢!”于是彥月拿著一根樹枝隔著大老遠給她撓癢癢。

  “彥月大師,天黑了,我害怕,你千萬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如果說之前是解不開術法的話,現在幽若則是覺得好玩,懶得解了。

  彥月一直陪著她,任她差遣,卻沒想到夜里突然下起大雨來。彥月繼續拿著袈裟幫幽若擋風遮雨,自己則渾身濕透的站在雨中。幽若看著他的身影,突然覺得好高大好高大,心里微微地甜蜜暖暖地融化開來。

  卻突然看見樹叢里兩點綠油油的光,一個骨瘦嶙峋的佝僂黑影慢慢走了出來,然后越來越多的綠光出現。

  糟糕,遇上狼群了!

  幽若簡直悔不當初了,只為了貪玩還有這和尚能多陪她一段時間,結果沒有好好解開術法,如今遇上危險,彥月又手無縛雞之力可如何是好?

  “彥月大師!你快走!”

  彥月又怎會此時拋下她,只是堅定的搖頭,把她護在身后,在狼群撲上來的時候用自己肉身去擋。鮮血四濺,幽若怒極發狂,終于在最后一刻把術法解開,青光大震。她一手抱起彥月便飛到半空,見他手臂還有腿部都被咬傷,氣得牙關顫抖,伸手一指便將一只狼活生生劈做兩半。然后第二只,第三只......

  黑夜中電閃雷鳴,被大雨濕透的幽若眼神有如修羅。彥月知好定不尋常,但失血過多,神智有些不清,卻仍舊費力的扯住她雙手,要她別再殺,之后便昏了過去。

  幽若只得罷手,本想帶著他回長留山,后來一想自己掌門之尊,抱了個和尚回去畢竟不成體統,便向最近的瑤歌城飛了過去??醋叛逶虜園椎牧?,心里又是感動又是生氣,各種情緒在五臟內腑攪動著。手忍不住輕撫他的面頰,不由又有些郁悶,這皮膚怎的比她還光滑細嫩,不由又使勁掐了兩把吃盡了豆腐。

  心里美滋滋想著:這個小和尚,我要定了!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