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政要夫人——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 愛情小說 > 第一政要夫人 >
更多

河南22选5中奖金:第139章沒有下一次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www.fwiwg.com

“下車吧,孟小姐?!憊⑵艉講幌肱奶蟮畝⒍?,程市長在外面的車里等著,她想走是不可能的。

孟瑜冬應該要狠下心的,可是想到他受了傷,還是忍不住心軟。拿了行禮,跟著耿啟航下車。

外面正下著雨,耿啟航撐開了傘,帶著她過去。那邊停著黑色的本田,正是他在這兒的車。她深吸了一口氣,耿啟航給她開了后面的車門。

一坐進去,他果然就坐在邊上,車門一關,她被他圈到懷里:“你脾氣很大,嗯?”

孟瑜冬轉頭看他,看他臉色還不好,滿臉的怒氣,她別過臉:“我不是想給程市長你解決一個麻煩嗎?”

程東陽捏住她的臉,看她冷冷的有點倔強的臉,他再一次看輕了她,這丫頭看著溫順,還是很脾氣的?!拔宜狄幌履?,你還有理了,還掛我電話出走?!?/p>

孟瑜冬就是覺得委屈,手推拒在他胸前:“在你心目中,我算什么?程市長,我沒奢望我在你心目中會有多重要??墑俏蟻M閿幸桓鱟釔鷴氳淖鷸匚?。沒錯,我是沒名沒分,見不得光的跟著你。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更不敢去妄想什么。便是這樣,所以你可以隨意的污辱我嗎?”

“我污辱你了嗎?”她這話聽在他耳朵里,非常的不中聽,他眉頭一皺,捏著她的下巴的力道不由收緊。

“我們還是就這么算了吧!”孟瑜冬冷靜的說道,“我不想再有下次,就算我在你眼里再不值一提,我還是我媽的孩子。她知道會傷心的,我們就此算了?!?/p>

“閉嘴?!彼剿翟講恢刑?,于是狠狠的吻了上去。他幾乎是咬著她的嘴唇,好一會兒才放松,去纏著她的唇舌,吞噬她唇內的津液。

孟瑜冬是真的被他傷了心,她本來就是委屈的,現在更是難過。她用力的掙扎,只想推開他吻。但是當她在推拒中時,感覺到手上一片濕濡。她嚇了一跳,一看一手的嫣紅。再一低頭,他的外套敞開,那里濕紅一片。

她嚇壞了:“你的傷口裂開了?!?/p>

“那你還推我,試試,不許動?!背潭羲亢斂輝諞?,又親了上去。

孟瑜冬這次不敢再那么推諉她,好在耿啟航車開的快,也不看后面。她任他親著,在唇縫里說著:“你別動了?”

“你還走嗎?嗯?”程東陽咬上她的唇瓣,眼睛越發深黑的看著她。

她心一軟,一時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她定定的看他的眼睛:“可是,東陽,如果再來一次,我不確定我是不是可以受得了?!?/p>

程東陽渾身一震,他看著這個女孩兒,她的眼眸清流明靜,他嘆息一聲:“我答應你?!彼底?,再吻了上去。

孟瑜冬嘆息一聲,半上眼,任他吻下去。

到了醫生,他馬上被推到急救室。耿啟航坐到她身邊說道:“孟小姐,程市長真的很緊張你。下午都在打你的電話。知道你要走,愣是拔了吊針,一定要出院。我們還回了家,你已經不在了?!?/p>

孟瑜冬低著頭,沒在接話,之前她是真的絕望。明明已經結束了,她愣是跟著他來吉安,卻還要被他羞辱,她真的受不了。

“程市長斷定你是去汽車站了,我們原來以為你是回濱海,可是到那邊找了一通都沒有你。程市長說陵合這邊的候車站看看,果然你在這兒?!憊⑵艉階房此?,“孟小姐,我從來沒有見過孟市長這么緊張一個人?!?/p>

孟瑜冬還是低著頭,沒有一點反應。

耿啟航看她不說話,不由的嘆了口氣。

“耿秘書,或許在你看來我是在跟他鬧脾氣,可是你知道嗎?要跟他鬧脾氣也需要資格,也需要勇氣。這些我通通沒有,我唯一有的就是逃,可是我還逃不掉?!泵翔ざ砬櫬舸艫?,說不出來是什么反應。

耿啟航一愣,一時,他也不知道要說什么。

程東陽的傷口雖然裂開了,不過很快就處理好了,并不是很嚴重??墑遣灰換岫?,那邊來了個人到耿啟航說了幾句。

耿啟航臉色一變,對孟瑜冬說道:“孟小姐,抱歉,你可能要回避一下。徐總來醫院,馬上就上來了?!?/p>

孟瑜冬也不想見到那個女人,她站了起來說道:“那先走?!?/p>

“恐怕來不及了?!憊⑵艉嬌戳絲此鬧?,反而帶她去程東陽病房的旁邊的房邊?!澳閬仍謖舛粢換岫?,一會兒我通知司機送你回去?!?/p>

孟瑜冬點點頭,看耿啟航關上了病房門,凄然一笑。

程東陽一回病房,便看到母親,他微皺眉:“媽,你怎么來了?”

“你怎么回事,好不容易好一些,怎么傷口又噩化,你就不能讓我省心嗎?”徐文華擔心的看著兒子道。

“你不是應該跟爸他們回濱海嗎?”程東陽不耐的說道,這傷本來就不是很重,是她大驚小怪。

“你這個樣子,我怎么放心走?!斃煳幕渙車男奶?,“不行,東陽,你得跟我回濱海。把傷調理好,再說?!?/p>

“媽,你要我一輩子都做你籠子里的鳥兒嗎?”程東陽冷冷的反問,“我這么大人了,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我沒事,你回去吧!”

“東陽,你真的變了,你以前不會這么跟我說話的?!斃煳幕糾詞悄敲吹P畝?,急沖沖的趕過來。兒子的幾句話,她心都涼了。

“媽,不是我變了,而是我遲早長大了。說來好笑,我都三十了,卻在你面前說這話??墑鍬?,我不是那個小孩子。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程東陽看著母親的眼睛說道。

徐文華聲音一下變得尖厲:“所以你覺得是我控制了你?”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